漾莲

各位好~
磨练文笔中。
关注需谨慎,不定时给任何东西点赞,绝对不吃拆逆,有时吃all,欢迎同好。
话废。

【仙剑四青霄同人】《圆满》

《圆满》

阅读前请注意:

1、本文青霄向同人,嗯,结局你懂得。

2、本文走IF路线,如果玄霄未上琼华。

3、短篇吧,字数5000+

4、玄霄身世设定和《终极大神进化论》略有类似,玄震的那位朋友则是出于《六道》。

5、朝代属于半架空唐朝。琼华派有二设(可以结婚)。

6、此篇为云天青视角,但估计是没有玄霄的视角了。

7、本文以后很可能会有大幅度修改,但说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

 

       他年纪轻轻就已经开始在江湖上闯荡了,和李寒空那个损友一起干出了不少令人惊叹的事情。


       随后因为两人分道扬镳,李寒空继续自己飞龙探云手的修炼道路,立志名扬天下。而他呢?他继续独自一人在江湖上闯荡,没什么高远的志向,一切全凭借着好奇所行动。走南闯北,见识到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也交到了许多有趣的朋友们。

       他曾经一时兴起去修了仙,虽然学到了不少的法术,也交到了兴趣一致的朋友,干了不少被人在背后念叨的事情。很长一段时间,他一直是他师傅所收的唯一一名弟子,可惜他天性不喜欢那些繁琐的规矩,对修炼也并不怎么上心,白白辱没了他师傅的名声。他感到抱歉,但仍然我行我素的生活,就算每天都要去思返谷报道也不曾改变。


       他自己的师傅是这个门派的掌门,性格严肃,不苟言笑,但据说年轻时候也曾干过一些蠢事。虽然经常性的对他唯一的这个弟子恨铁不成钢,但也从来没有改变过对他的态度。

       重光青阳两人都是门派长老,性格相反却是一对好友,重光好酒,经常会在屋子里收藏好酒,但受门规限制喝的少。这就便宜了云天青和夙莘,遇到一些值得庆祝的事情,他们就会悄悄的把酒偷出来进行聚会。当然,事后总是会见到重光的大发雷霆,思返谷多日游是跑不掉的。

       他们那辈的大师姐夙瑶一直不喜他不守规矩的行为,更不喜他懒散的态度,但她嘴硬心软,虽然看他不惯,暗地里对他的某些行为能忽视就忽略不计。

       大师兄玄震是个老好人,虽然一肚子黑水但轻易不会使坏。他、云天青和夙莘会聚在一起庆祝一些值得庆祝的事情,有次也是唯一一次他不小心喝醉了,跟他们透露原来他和他的一个朋友也经常这么做。夙莘问那后来呢?玄震摇了摇头,哪有什么后来,那小子一声不吭得下了山,谁知道他去哪了。等我再遇见他,一定要打他一顿出气。夙莘也喝高了,大声说等我学有所成,我帮大师兄找他出气。云天青默不作声,他想起了长老们某次聊天时提起的那位殒命的炼器天才,那场如今皇室发起的死伤惨重的战争。云天青又饮下一碗酒,拍了拍玄震的肩膀,顺着夙莘的话说,是啊是啊,我们一起帮你。玄震被这句话逗的笑了起来,你要是肯努力,我真是谢天谢地了。语毕,三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夙莘是个好妹子,也是和他云天青兴趣相投的好朋友,她和大师姐夙瑶是一个师傅。有夙瑶在,她能出来玩乐的时间就会少很多,而玄震又是大师兄,每天操心的事情也有很多。所以大多数时候,还是只有云天青一个人四处闲晃。久而久之,他渐渐的感觉出没意思来。

       云天青天赋最高的是风系法术,本门派最高级别的风系法术风归云隐被他练到了大成境界,毕竟这对他溜出门派起了及其方便的作用。但其他的法术就练的不值一提了,只不过是会用而已。令很多人觉得他配不上当他师傅的弟子,他也不在意,每天该怎么过怎么过。

       夙莘佩服他这一点,说自己就做不到这种事情。云天青笑她,你不过是还放不下而已。夙莘怒了,跳起来打他,两人又追又逃了大半个琼华,然后遇到了正在修炼的夙瑶,被双双罚进了思返谷。

       云天青除了风系法术之外,使得最好的就是御剑术了,毕竟想要偷偷溜下山,脚程不快可不行。除了最初的几年他还比较老实的待在山上,在摸清了每个人的脾气之后他就老是偷偷的溜下山去,一待就是十天半个月,前几次还有人来找,后来次数多了他们习惯了连找都懒得找了。

       比起规矩繁琐的山门,云天青明显更喜欢自由自在的江湖。江湖消息流通很快,更可以听到各式各样的八卦传闻。他性格随和,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经常没几天就与其他人打成一片,获得消息自然也就轻而易举。听到什么有意思的传闻,他兴致来了就去传闻发生的地点看看真假,反正他身法不错,大多数的时候也遇不到什么危险,该逃命的时候也跑的飞快。遇人有难便帮上一把,有漂亮的景色就留下来休息一段,活在当下,今朝有酒今朝醉,也是极好的。

       云天青法术不太好,剑术倒是练的不错,但对于除妖这件事情一向不太热衷。他也不去凑这个热闹,除了必须的历练之外他都离得远远的。其他帮忙的事情倒是干的挺多,也获得了一定的好名声。

       但是下山这个念头他很早就有了。而且并不是简单的溜下去,而是彻底离开这里。虽然他在这里学到了不少东西,也交到了一些朋友。但他总感觉自己在这里格格不入,毕竟他原本的目的也不是修仙,只是好奇而已。他一直在等待着一个契机,如今,机会来了。

       在他第无数次溜下山在江湖上闲逛并思考着如何才能彻底脱离琼华派的时候,远在派里的夙莘罕见的给他传了一封要求速回的信件。他思考了一下最近发生的大事,确定没有牵扯到琼华派的之后开始慢悠悠的启程回去,并且坚定了离开的心。等到他回去已经是四天以后了,在被愤怒的夙瑶扔进思返谷之前,夙莘偷偷的告诉了他他前不久有了一个同门师妹。

       可惜。他想。我已经决定离开了。虽然感到有些遗憾,但他一向是坚定信念后就不会改变与后悔的人。虽然后来从思返谷出来之后见到了那个与他同门的漂亮师妹,但他仍然谁都没有告诉,在桌子上留了一封信后趁着深夜彻底离开了琼华派。

       后来,虽然叛逃,但他并没有完全与琼华派断了联系。夙莘与玄震有的时候还会与他传信,玄震比较忙,写的信就是保重身体一些常规的话语。夙莘倒是给他讲了一些琼华派后来所发生的一些事情,比如掌门将他划入叛逃弟子的名单,派过一些人来找过他;比如他的师妹夙玉因为这件事情受到了极大的震动,性格更加沉闷……云天青对夙玉有点抱歉,毕竟这件事本质上与她无关,是云天青自己和琼华派之间的矛盾。他还特地在回信中让夙莘给她解释清楚,夙莘回信把他骂了一顿,并表示这件事早就有人去做了,让他不用放在心上。

       他继续在江湖上闯荡,时不时的将见识到的趣事写信讲给夙莘听,夙莘也将她身边遇到的各种事情告诉他。他在河上泛舟时知道了玄震成为下一任掌门候选的事情,在闹市闲逛时知道了夙瑶压着夙莘努力练功的事情,在花船喝酒时知道了夙莘恋爱的事情,在元宵灯会时知道了玄震继任掌门的事情,在一探沙漠时知道了夙瑶和玄震订婚的事情。

       夙莘与他的信件近乎伴随了他的后半生。夙瑶玄震大婚、夙莘收了一个名叫慕容紫英的徒弟、夙莘自己结婚、夙玉最终选择离山回家等等。夙莘总是能在平淡的修炼生活中找到有意思的事情与他写信,丝毫不比他的生活逊色。


       他鲜衣怒马而又洒脱的度过了他的一生,最后毫无牵挂心满意足的离开了这个他曾经全心投入过的世界。


       他不曾有过子嗣,也未见有何心爱之人。

       就如同他所学习的风系法术一般,仿若一阵微风,拂过了与他曾经相识过的所有人心中的花园,吹动了无数的繁花嫩柳,扰乱了一池春水。却只带走了那些醉人心脾的花香,从来不肯停驻其间。

       浪子,无情总似深情。

       怎会没有美丽的女子等待他的回头?然而他终究只是那打马而过的客人,在女子欣喜的目光下为她们献上一朵美丽的花,而后毫不留恋的离开,只留下一片芳心满地。

       明明是实打实存在过的人,却在离别后像一个虚无缥缈的影子,再回头去找已经失去踪迹。

       你怎么能让一阵风为你停留呢?他永远只随着他的心意而动,而你只能在他经过你身旁的时候尽己所能的投入其中,之后相忘于江湖。

       李寒空曾评价云天青就是一个游戏人间的浪子,这个人根本就没有那颗世间情爱所需要的心,他的心大概在哪次转世的时候一不留神就给忘了吧。如此说来,云天青这次投胎的皮囊真是浪费,伤了多少小姑娘的心啊。后来夙莘和他写信的时候也提到了这些,说他就是春天温暖的风,带着温柔吹开了女孩们心中那含苞待放的花朵,却不曾等待盛开便抽身而去。那些盛开的花朵再也无法献给女孩们期望一同欣赏的人面前。她大笑,云天青,你就是个祸害。甚至连夙汐师妹也笑嘻嘻的跟他说过,照云师兄的这个性格,真不知道究竟是你不会爱上人好还是能够爱上人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总感觉当你真的爱上了一个人,将会是你两个人的不幸。还是夙莘师姐说得好,云师兄,你一定是来祸害这个人间的。

       他这一生搂过美女、饮过热酒,也做过一时兴起、拔刀相助的英雄好汉。但有的时候午夜梦回,他会恍惚间觉得自己的生命中有什么东西是缺少的,而他却早已没有那个机会去一探究竟。

       终究是,身边空无一人。



       他曾经去过皇城,见识过那个威严赫赫的皇宫。原本像他这种人对于皇家是没什么兴趣的。但某些事情在江湖上传的多了令他感到了好奇。事情的起因挺久远的了,几乎也就和他的年岁差不多大,他也是靠着自己的灵敏的感觉逐渐打听到事情的原委的。据说那年皇后在生下太子将近二十年后又获一位麟儿,那位小皇子诞生的时候天降祥瑞,是一位有福之人。那时候朝廷稳定,皇上是位守城之君,太子也性情温和,是众望所归之人。上天降幅于本朝,朝廷上下都很高兴。并且由于太子小时候生过一场大病,身体有疾,正在担忧子嗣问题。见此大好机会,干脆就将这个弟弟当成他的儿子养。


       据那些见过那位麟儿的人描述,小时候的小皇子很是可爱,虽然生来表情淡漠但架不住人家长得漂亮。随着小皇子一天天长大,有关于他的传言也越来越多,大多数都是关于他的学识与容貌的,才智过人,美若天仙等等。大约在小皇子十多岁的时候,一位到皇宫中做客的仙师无意闲逛间遇到了默默看书的小皇子,小皇子传闻很多,仙师也无法免俗的对他好奇。两人在聊天时,仙师无意中发现了他在修仙道路上同样有的傲人天资,便向皇上提议将其收为弟子。后面一段时间的传闻很模糊,并不知道仙师有没有真正将其收为弟子,但小皇子确确实实消失了将近两年的时间,而且据说有了一个道号。他再次现身于皇城却是因为一场莫名其妙的天灾,突如其来的水灾泛滥后,严重的疾病冲击了整个国家,很多人被疾病所传染,朝廷紧锣密鼓的安排人们进行救助,但由于疾病来势汹汹,很多人来不及等到救助就痛苦的离开了。幸好那时已经快要濒临冬季,气温下降后疾病才渐渐消失。


       但不幸的是,皇上由于操劳过度,再加上入冬的时候染上了风寒,导致一病不起。那个时候太上皇也已经年迈,无法管理这个庞大的国家,其他皇子不是年龄太小,就是不能担得起重任。但国不可一日无君,迫不得已,皇后决定将消失两年的小皇子接回,让他来接替皇位。


       之后就是那场吸引无数人目光的登基大典了。云天青当时也有去过,但毕竟皇家威严,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入的,更何况修道者与朝堂一向互不干涉,他只在皇城四周转了一转。那时候他的哥哥已经陷入了昏迷,但不知他是否有所预料,早在小皇子回来之前就将他立为了太子。他并没有一回来就直接接替皇位,而是在太上皇和皇后的帮助下作为太子监国,并补充他这两年缺少的知识。如今半年多过去了,他名正言顺的登基为皇。登基大典后,朝廷微乱的局面立刻被新皇稳定下来,国家也缓缓恢复起来。云天青对这些都不感兴趣,他也不想夜闯皇宫引起世俗与修道之间的矛盾,既然没有机会亲眼所见那个拥有众多传闻的皇帝,他干脆的选择了离开。


       离开后云天青回到了琼华派继续修道,等他从琼华彻底离开,再一次有机会来到皇城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了。在新皇的统治下,国家逐渐的越来越好,人们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多了。人们都说新皇不愧是上天所祝福之人,只要他在,国家就会国泰民安,繁荣昌盛。不过皇上哪里都好,就只有一点令众人不解,登记这么多年来,他从来没有立过自己的皇后。唯独这件事,就算大臣上书催促也没有用,皇上没有爱人,也坚决不立皇后,甚至就连后宫都不怎么去。他从其他皇子中过继了一个孩子立为了太子,之后就没有在意过要求他立后的言论。


       他到达京城后不久赶上了一个好日子,又是一年元宵佳节。京城花灯夜如昼,整个皇城恍若天上人间,他踏入这热闹繁华的人世,看一场悲欢离合的人生大戏。


       周围的人欢声笑语,而他远远望去,只见河边有一位身着白色单衣的人蹲在河边小心翼翼地放下一盏花灯。这令他有些诧异,毕竟此时早已入冬,身边逛灯会的男女老少们都不是披着厚厚的狐裘,就是穿着桂布衫或者绫袍御冬。那人离得虽远,动作上却丝毫不畏寒冬,浑身的气质也不像是平民。大概不是修道者就是行为怪异之人了,他萌生了去看看的想法,却不料转眼间,河边就消失了他的踪迹。云天青也并放在心上,继续逛了下去。


      终归不过是一场有缘无分的萍水相逢。


       他也曾好奇过自己究竟会爱上什么人,也在内心中做过种种假设,温柔似水?娇小可爱?只可惜,终其一生,都不曾遇到过一个答案。他想起夙莘给他的信中所言,你太骄傲了,能让你心生佩服的人,一定会比你更加骄傲。所以,你大概是要抱憾终生了。

        真真是一语成谶。

 


       许多许多年后,他还是回到了自己出生的地方。他趁着夜色踏入村落,悄无声息的登上了那青葱的山峰。那里的景色依旧,他自然而然的将这里选做了他未来的居住地。这个时候玄震已经成为一个合格的掌门几十年了,夙莘也成为了门派中的长老,不过喜欢玩耍的性子仍然未曾改变。他两人的信息来往间隔渐渐拉长,但友谊却从未改变。


       百年时间已过,他也感觉到自己的大限即将来临。他早已准备好了自己的后事,时间已到,他万分平静地合上了双眼。

 

End

 

后记:各位同志,本人先刀为敬。

此文因为失眠而起,有很多地方不够满意,尤其是结尾部分。有打算继续写死亡后剧情的,但觉得没有词语可供使用了,那就不写了。

另外,为了以防万一,特别说明,那位小皇子就是玄霄。

石沉溪洞洞悉尘世,终究是自欺欺人罢了。

题目起名《圆满》,想着既然是刀,那就更刀一些吧。


评论 ( 10 )
热度 ( 6 )

© 漾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