漾莲

各位好~
磨练文笔中。
关注需谨慎,不定时给任何东西点赞,绝对不吃拆逆,有时吃all,欢迎同好。
话废。

【极具恐怖帅陌同人】无法触碰的未来(下)

【极具恐怖帅陌同人】无法触碰的未来(下)

注意事项:

1、全文剧情占主要部分,但cp确实是帅陌。

2、刘紫赫视角,但真的对不起刘紫赫ooc了。

3、三个结局,he、be、大概还有一个开放性?

4、文笔不好,求大佬投喂,冷圈自己给自己割肉喂粮太痛苦了。

 

全文2w+,这里是下。注意里面有部分原本是斜体的,但由于lof没有我只好用下划线了。


正如之前所说,生活带给人的惊喜总是令人猝不及防,虽然很多时候没有喜只是惊,但对于刘紫赫来说,这次见面带给他的惊喜还是很大的。刘紫赫到达那里的时候对方已经在了,他戴了一顶帽子将自己显眼的白头发遮住。当他抬眼看向刘紫赫并朝他微笑打招呼的时候,刘紫赫惊讶地发现,眼前的人竟然是萧陌!他被这个劲爆的消息震得晕晕乎乎的,一瞬间竟然没想好应该说些什么。而萧陌也不开口,静静的等待着他整理好自己的情绪。

他仔细端详着眼前许久不见的朋友,除了头发全白之外,萧陌比之前分别得时候更瘦了,神色上也隐隐带着疲倦,还有一些病态的苍白。虽然是一身大学生的打扮,但仔细观察之下就会发现他绝对不是正在读大学的学生,更像是一个应当静养的病人。

你还好吗?刘紫赫问道。

还好。萧陌微笑,看起来对于这个问题一点都不意外。你呢?

我挺好的,他揉了一把脸。除了遇到了一堆操蛋的事情并发现救了自己的是以前不告而别离奇失踪还没人记得的朋友之外。

哈哈。听到抱怨,萧陌神色略带尴尬,他苦笑着开口。这件事情比较难解释,以后有机会我会把原因告诉你。你怎么发现是我救的?

你真的会把原因告诉我?刘紫赫仔细的看着对方,然后无奈地叹了口气。我又不傻,见到你在这里基本上就知道了,毕竟你身上之前也发生过奇怪的事情。那么,这次究竟是怎么回事?和灵异事件有关吗?

差不多吧。萧陌回答道。世界上是有鬼魂存在的,这次是因为那个富豪的执念影响导致了人们的失踪。虽然进入另一个世界后并不是立即就会死亡,但能救出来的也就只有最近失踪的这些人了。

是因为那个富豪吗?我还以为会是他的妻子?刘紫赫惊奇的问道。那之前失踪的人都死在那里面了?

嗯……为什么会是富豪我不太清楚。不过应该有几个进入那里后活着离开的,但因为某种因素,他们估计离开之后就会忘记那个世界的一切吧。过不了多久,你的朋友们也都不会在记得他们之前所见到的事情,他们只会以为自己莫名的大病了一场。除了你之外,周围人应该也都会这么认为。

那“魔鬼聚集之地”之后还会出现失踪情况吗?刘紫赫喝了口水,又开口道。我为什么是特殊的?

事情已经解决了,以后不会再出现失踪的情况了。大概要不了多久,那里就会再次繁华起来吧。至于你的特殊性……我说不太好,可能是特意这么做的,也可能是、萧陌停顿了一下,继续开口道。忽略了,没注意。

刘紫赫没太听明白,萧陌却已经岔开了话题。眼下这个情形,他是问不出什么来了,就顺从的跟着萧陌聊起了其他的事情。

他们聊了一些过去的事情,萧陌也选择性并简略的讲了讲他之前的活动。听起来像是一直在四处旅游的感觉,但是他的经济来源和旅游目的却是另一个谜团。刘紫赫并没有再得到什么详细的信息,但毕竟很久都没有见到萧陌了,他也放弃了深究,干脆和萧陌闲聊起来。

对于很久未见的朋友们来说,时间总是过的飞快。他们聊了没有多一会就到了夜幕降临的时候了,萧陌看了看手机,告诉他自己要离开了。刘紫赫不太高兴就这么放他离开,毕竟他想知道的很多事情萧陌都用其他话题掩盖过去了,真正明确的回答寥寥无几。但他和萧陌认识了那么多年了,自然知道萧陌不回答是有着自己的难处,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又问了一遍他之前的质疑。

“你真的会把原因告诉我?”

他原以为萧陌还是会像之前一样含糊过去,没想到他沉默了一会后开口。“这样吧,一年,你给我一年的时间。我计划着明年的这个时候出去旅行一次,到时候你愿意一起来吗?我把我的事情都告诉你。”

!!!

大概是刘紫赫的表情太过惊讶了,萧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就算是我也想对人说一说我经历的事情啊,但条件所限就只有你能记住,所以就只好选你啦。”他耸了耸肩。“或许,这也是缘分吧。再见。”萧陌收拾了一下东西,朝他挥挥手,推开门离开了咖啡馆。


刘紫赫又回到了他平静的大学生活。果然如同萧陌所说,他的朋友们醒来后渐渐都遗忘了那段时间的经历,包括和他聊了很久的小雨。那个地区之后也再也没有发生过有人失踪的事情,没过几个月,那里居住的人们也渐渐多了起来,成为了另一个商业区。

约定的时间很快就要到了,刘紫赫确保了那段时间他没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做,然后就只剩下等待了。与上一封短信相隔一年的时候,他的手机准时收到了同一个号码的邀请。“你愿意来一趟说走就走的旅行吗?”他回了信息,带好行李,踏上了旅途。

 

萧陌带着他去了很多地方,有很多城镇,也有一些是人迹罕至的地方。据他所说,这里都是他曾经解决过灵异事件的地方。现在有的地方恢复了繁荣,但也有一些地方已经被人彻底废弃。他向刘紫赫询问现在那里怎么样了,刘紫赫如实的回答了他,“魔鬼聚集之地”已经彻底消失了,人们失踪的事情再也没有发生过,只有网络上有一些以前遗留下来的痕迹。人们也都不记得那里曾经发生过多么悲惨的事情,现在都平静的生活着。

刘紫赫无法确定这种结果是好是坏,但萧陌却微笑着说那真是太好了。见刘紫赫一直沉默,萧陌深深的叹了口气,轻声开口:“人们能够平静的生活真是太好了。”又走了一会他得到了几乎要被风吹散的回答。“是啊。”

萧陌按照约定给他讲了自己的过去,他讲的很乱,很零散,都是旅途中想起来就说的。他没有想过这个世间竟然遭受了如此多的事情,而萧陌的过去,竟然是如此的,令人悲伤。他将萧陌给他讲的故事顺手记录了下来,当然也都是一些不成顺序的语言。

 

这个空间是特殊的,很可能无论过去了多久,只有这一个空间会完全没有灵异事件。给你讲一个故事,从到达这个空间开始,我就明白了一切。实际上,我只是本体小小的一缕分魂,就算比较特殊,但也只是分魂。我的任务就是将这个世界的鬼魂们彻底的清理干净,让这个空间成为一个绝对的安全区。不久之后,这里将再也不会有鬼魂的存在,灵异事件也绝对不会在出现了。等任务完成之后,空间会被封锁,我应该会直接消散,不会再有回归本体的机会了。所以,我所能做到的一切就是尽力确保空间封锁前这里的安宁。不过,我虽然只是分魂,但也拥有着本体的全部记忆,也会是最后一位到达这里的“原本的”萧陌。等到这个空间被完全封锁,也就是我消失的时候了。至于你的情况,我仍然无法确定。只能提醒你一下,若是神注意到了,那么你大概会被清除与我有关的全部记忆吧,如果你以后有幸保留下了记忆,我想请求你一件事情,请不要打扰他们,也不要告诉他们关于我的真实情况。虽然他们察觉不对的几率不高,但为了以防万一,千万不要告诉他们“萧陌”不是萧陌。我想保护他们不受伤害,就算代价是献上我的全部。

 

当这个空间所有灵异事件全部清除干净的时候,他们就会被直接复活在这个世界上。清除关于死亡的记忆当然是毫无疑问的,但其余的记忆会被清除到什么地步我也不好说,尤其是后来在禁地里的事情,那些有很多是不能被保留下来的。

 

我的未来?不知道呢。我被分离之后就已经不再属于本体,无法得知他之后又做了什么样的准备。我不会再有未来了,但是估计他也不会再有了吧。有些话,你听听就忘了吧,那都是我不应该说出口的事情。你看,无论是哪个萧陌都是这么弱小,连自己想要的未来都没有。你相信吗,未来的某一天,一定有人会看不起我的做法,就算没有说出口,也一定会有人说萧陌如此愚蠢,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有人会怨我,有人会恨我,有人会恨不得我从来没有存在过。我知道,我甚至也怨恨过为何我自己如此的弱小,连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东西都做不到。但是命运这种东西如何违抗呢?我只能拼尽一切去守护。

 

我狠心吗?你说得对。但如果他们的记忆不被清除,就根本无法得到他们想要的平静生活。就算我完成了这个空间,也无法让有着全部记忆的他们乖乖的呆在这里不是吗。他们一定会执着于将我从那个地方救出来,但是,我从成为这个状态时就明白了,这是无法做到的。我又怎么忍心让他们陷入那种毫无希望的地步呢?尤其是在他们好不容易做到那种地步,付出了那么多代价的时候。我终于有了复活他们的能力,我不能看着他们再次复活后因为我仍旧得不到幸福,所以,我设完规则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制造一个能够让他们安定生活的空间,然后抹除他们所有关于死亡的记忆。他们里面聪明人很多,我不可能毫无痕迹的把自己从记忆中抹去而不让他们起疑心,那就制造一个同样抹去死亡记忆的“我”好了。当然,后来真正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才发现需要抹去的不只是死亡相关的记忆。

 

实际上,受记忆的影响,就算是复活也是有缺陷的。他们的死亡跨度非常大,有的人很早就踏入了死亡的国度,也根本没有接触过后来的规则;有些人和我熟识,但由于相识时间不同,相互之间根本就没有见过面;还有人、还有人和我近乎已经不分彼此。我相信,如果不模糊他的记忆,想必见到“萧陌”的一瞬间就能看出他不是萧陌,进而很可能意识到我所隐瞒的全部。

 

我真的……很想念他。

 

大概我只是想找到一个人把我的故事讲出来吧,就算未来你的记忆会被抹去,就算我的存在无人留下印象。但对于我自己来说,我曾对我的朋友讲述过我的故事,有一个人曾认真倾听过我的经历,这就已经足够了。

 

我曾希望,帅哥永远都是帅哥,小萧子永远都是小萧子;但如今,帅哥还是帅哥,萧陌却已经不能再是小萧子了。以后在这个空间中的萧陌还是曾经弱小胆怯的那个萧陌,但失去了那段经历,他已经不再是那个与帅哥并肩战斗的萧陌了。你知道吗?我甚至都无法说服自己李帅以后不会对这一切产生疑问,无法肯定他不会恢复全部的记忆,也无法制止他要去救我的行动。我所希望的,我所能做的,不过是尽量加固着空间的稳定,尽力拖延着这一天的到来,尽我所能让他的记忆恢复的慢一点,更慢一点。

 

我曾经有过爱人。是不是觉得在搞笑?那么危险的境地中我们竟然有心情恋爱?但是你听说过“吊桥效应”吗?或许这个解释下,我们出现恋爱关系就并不令人吃惊了吧。当然,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是这个原因。白伊美和苏浩很久以前就认识了,张天一和欣妍也是,至于我和帅哥……

 

你要是问我什么时候开始真正爱上他的,我还真的回答不上来。虽然我没问过,但我肯定如果你去问他同样的问题,他也无法跟你说出真正的时间。你看,我和朋友们一起走过了那么长的时间,经历过那么多残酷的事情,一路上都是我们的血和泪。但只有帅哥,只有李帅,只有他是真正和我并肩走完全程的人,虽然我们之间有过分离,有过痛苦,有过悲伤;但我们之间同样有过欢笑,有过泪水,有过相聚。我们之间相互拯救,相互将对方刻入自己的心脏与骨髓,相互抱怨与安慰,与其说是爱人,不如说在我们的内心中,对方永远都是最为特殊的那个人。

 

说来好笑,我和他的第一次见面时留给对方的印象都不算好。最初相遇的那段时间,我与他们只是同住的陌生人,苏浩给他们留下的深刻记忆是无法抹去的,而我,只是一个身体不好也什么都不懂的菜鸟而已。我记得非常清楚,我和帅哥关系的转变的时间就在当时我帮他解决照片那次事件之后,从那时开始,我们两个开始了一直相互扶持的过程。

 

我想他,我怎么可能不想念他们。但我不能给我自己留下一丝一毫的退路。不,那不是退路,那将会是毁灭的开始。我不能给我这个机会。你知道吗,行走在艰辛的路途上的时候,你不能让自己休息,无论多难多累,你都要向前走而不能停下,更不能回头。我既然要保证他们的和平幸福,就绝对不能让他们知道我的存在。我会为他们安排好一切,以前被他们保护过的萧陌,如今已经能够坚强到保护他们了。

 

我无法将他想要的给他,只好把我能给他的全部献上。我甚至在最极端的时候想过,如果恨能让他感到轻松,能让他放手,我宁可让他恨我。但我从那个想法出现的时候就清楚的知道,这是绝对、绝对……不可能的。我疯狂的想要阻止朋友们同我一起坠入深渊,其他人都成功了,只有他、只有他……他不会放手的,他绝对……不会放手的……

 

我的头发?本体那个时候是站在了人生路口上,究竟是选择死亡还是继续痛苦的走下去,认真思考了一整夜之后就时这个样子了。至于我的话,我的身体成长会一点点的向本体靠拢,等到与他登上那个位置一模一样的那一天,就是我消失的时候了。这也可以看成是一个完成进度,等我真正失踪的那一天,就是他们到来的那一天。

 

刘紫赫和他一起去山顶看过星星,去海上看过日出。他说那是本体和爱人一直的愿望,如今虽然无法一同完成,但他们仍然会在不同的时间上共同完成,即使身边的人不再是他。

刘紫赫记得清楚,那个时候,他的话语中还留有着希望,眺望远方的双眼里还带着信念。他仍然坚信这他有能力保护他的爱人与朋友们,即使在他的朋友们已经无法感知到他为之所做的一切,他与他的爱人已经永远的失去对方之时。

在这个旅途接近终点之际,萧陌告诉他说以后可能不会再有联系了。但是一年之后,如果刘紫赫还能记得他,请去他的家里看一看,那里有留给他的一份礼物。他很高兴能在这一段特殊的时空之内与刘紫赫相遇,他希望他们能做一辈子的挚友。

 

(结局一)

他的房间被打扫的干干净净,完全看不出来之前已经很久没有人住过了。刘紫赫走进书房,桌子上端端正正地放着一张素描。那是一张视角从下往上看的构图,画中最显眼的是一个非常帅气的男人,他看上去大约也就二十多岁,穿着很普通,但仍然令人印象深刻。他翘着脚坐在石料上,嘴角似笑非笑的扬着,略带嘲讽地注视着画面外的刘紫赫。背景是画家寥寥几笔地勾勒出的一个废石堆,看起来只是原景色的冰山一角。刘紫赫轻轻地翻过纸面,上面用黑色碳素笔写上了两个小字“初遇”,没有作者的署名。一旁放着一个同样字迹的纸条,上面只有两个字“谢谢。”

他知道这个人是谁,也知道他对于萧陌的意义。但他并不知道这幅极具纪念意义的画作究竟能否逃脱过“消失”的命运。人们都是拥有侥幸心理的,萧陌将这张画留在这里,也不曾署名,大概也是报有一丝能逃脱消失的希望吧。刘紫赫轻轻地将画作在桌子上放好,窗外的夕阳已开始下落,空间的完善也将要濒临终点。无人听到的倒计时逐渐走向尽头,世界在潜移默化中改变,他也即将要开始新的旅途了。

 

刘紫赫后来遇见了那些被他一直惦念着的人们,他与其中的一部分人成为了朋友。也见到了他口中的那位萧陌,确实和他有极高的相似度,近似于一模一样。但对于与他长时间相处过的刘紫赫来说,两人之间的区别还是能够一眼看出的。他想,如果是那位的话,区别一定会更加明显……不,或许在他看来,根本就不是一个人吧。刘紫赫一直遵守着约定,他永远会是这个世界的一员,那些不该他知道的事情,不应该由他来说出口的答案,他一个字都不会说。

他知道的事情要比他应当知道的事情多的太多了,一次无心算有心的巧合下,他见到了那位苏浩。见到那人的第一眼,结合以前或多或少对他的了解,刘紫赫立刻就打消了以后与之见面的天真想法。这个人实在是太过精明,像他这样藏有秘密的人不适合与之交往,而且这个人也太过冷漠自私,很难作为朋友相处。

他在遇见他们之前用很长时间代替萧陌走过了许多地方,根据他提供的名单见到了很多的人。据他所说,这些人很多并不是原本的那些人,但却是他按照那些人的数据复制出来的,总体上应当相差不大。他一个一个的拜访了过去,那些人有的和蔼,有的温柔,有的孤傲,虽然经历了很多磨难,但他总算是都见到了。见过他们以后,他也见到了这些人与萧陌给他描述中不同的一面。也是,后来他想,没有经历过那么惨烈的生离死别,人总会是不一样的。不过,这样也好,每当他看到那些在阳光下笑的开心的人们,他们能够让那些还在挣扎于生死之间的人们明白,他们并不是没有平静幸福的可能的。

只是有的时候,当他凝望着夜空,看着那片深邃黑暗的星空,想到那双同样漆黑无光的双眼。会有一丝丝悲伤浮上。原本被他压抑在心底的担忧会再次涌上心头,他的挚友,现在还好吗?

 

End

 

 

(结局二)

刘紫赫翻看着收拾书架时收拾出来的一堆已经没有用处的书籍。由于工作原因,他要进行一次搬家活动,要把原来一些没什么用处的东西都丢掉。眼前的这堆书籍应该是他大学时候使用过的东西,他决定筛选一遍,将有纪念意义的东西留下,其余的都当作废品给卖掉。

这项工作绝不轻松,他费了好几天的功夫才挑选出来值得纪念的东西,大多数都是一些照片、写过的零散记录等等,顺便还怀念了一下自己的大学生活。实际上自己的大学生活感觉再平凡不过了,虽然当时所在的城镇有闹鬼的说法,但他和朋友们一次也没有遇到过,甚至毕业之后还感觉到了遗憾。

他随手将一本看起来用了很久的本子翻开,里面却空空如也,只是在封面上写了一个名字。本子也不大,是那种能随身携带想到什么就写什么的便签本。他感觉有些奇怪,毕竟自己并不是买了东西却不用的人。他甚至比较仔细的翻过去,里面仍然是什么东西都没有写,只是感觉被翻过许多次还有一些被水泡过的痕迹。

他看着本子的样子,却怎么都回忆不起到底是什么时候用过这种小本,他又不是文学爱好者,也没有写日记的习惯,到底哪里需要这种本子呢?这样想着,他将本子冲下抖了抖,里面掉出来一个纸条,上面只有简单的“谢谢”二字。他看了看,字体属于纤细形的。大概是大学时候交到的女朋友或者帮过的女生们给他的吧,毕竟他一直挺喜欢帮助她们的,他不负责任的想到。

他随手将这个本子扔进了要卖掉的废品中。

 

End

 

 

(结局三,与结局一第一段相同)

他的房间被打扫的干干净净,完全看不出来之前已经很久没有人住过了。刘紫赫走进书房,桌子上端端正正地放着一张素描。那是一张视角从下往上看的构图,画中最显眼的是一个非常帅气的男人,他看上去大约也就二十多岁,穿着很普通,但仍然令人印象深刻。他翘着脚坐在石料上,嘴角似笑非笑的扬着,略带嘲讽地注视着画面外的刘紫赫。背景是画家寥寥几笔地勾勒出的一个废石堆,看起来只是原景色的冰山一角。刘紫赫轻轻地翻过纸面,上面用黑色碳素笔写上了两个小字“初遇”,没有作者的署名。一旁放着一个同样字迹的纸条,上面只有两个字“谢谢。”

他沉默的看着素描上的印记渐渐变淡,最后一点一点的化成白纸一张。窗外的夕阳散发出黯淡的光辉,他看着自己曾经写下的文字也渐渐的淡化消失,最后整个本子像是崭新的一样。但他知道,再也不一样了。

啊啊,逢魔时刻。

我应该庆幸吗?他看着被阳光染红的天空,虽然你抹去了所有你曾经存在过的痕迹,但你仍然仁慈的给我留下了我们曾经相识过的记忆。让我还记得,我有过一位多么狠心又多么令人无奈的朋友。

 

他不曾去看过萧陌给他提过的那些人,虽然有过兴趣,那却是一个他无法进入也不愿进入的特殊世界。但还是那句话,生活总是会给人带来惊喜。在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那时的他早已将曾经的往事全部埋藏在心底,虽然不曾忘却,也从未说出口过。他拎着从超市所买的食物走进小区,注意到了一个在不远处观察他的人。他装作不经意的回看过去,再继续自己的行动时恍惚间明白了什么。他见过那个人,虽然只是一张素描;他知道那个人是谁,虽然是从别人口中转述。

了解对方了解的那么清楚,他想。他们果然是爱人。

 

End

 

小剧场:

萧:你怎么发现是我救的?

刘:巴拉巴拉,巴拉巴拉……感觉上就是,如果是你的话,一切就说的通了呢☆~……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吗!我现在非常不爽,来打一架吧!

(并没有出场机会的)帅:(对于你的做法)我也很不爽呢……

萧(冷汗冷汗):那个、我可以解释的……(还是先跑再说吧)。

 

胡言乱语(一个找不到地方插入的情节):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翰福音》第3章16节

 

神真的爱世人吗?当刘紫赫读到这一节时想到了自己的挚友。

他那么艰难地背负着这个世间,真的是爱着所有的世人吗?他想,这个世界给他们施加了那么大的恶意,他不爱他们也是可以原谅的吧。他们是从遍布残肢断臂的修罗地狱中硬生生用鲜血开辟出了一条道路,将自己所拥有的全部打开了人间的大门后,艰难地爬了回来。但是人间呢?人间不过是另一层地狱。

他无法想象他们两人是以什么心情相互支撑着走下来的,也无法与萧陌以为失去了李帅的心情感同身受。但他看见了萧陌为了他朋友们的未来苦苦的坚持着,在黑暗深处吞下所有的苦与泪。

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是一个诞生于计算机中的系统,刘紫赫想着,那么保护他们就是萧陌给自己刻下的最高指令,在他的世界里,无人能够更改,无人能够撤销。

 

End

 

后记:

这篇文章最初的构想大概已经是两三年前了,当时是一篇详细的写满了刘紫赫年龄与经历的设定。虽然现在已经忘记那张纸放在哪里了,但也隐约记得上面从三四岁一直写到了四五十岁,那个时候恶灵国度大概连载还不太多?当时应该刚把恐怖通缉令看完吧,所以设定里还有张风雨的出场。但只是一篇简略的设定,甚至连更具体的构思都还没有。

再次想起这篇构思的时候恶灵国度应该已经完结了,我大致看了一下后面萧陌的出场和结局。但也只是把一小部分的设定打在了电脑里,现在写完一看,还是有很多没有用到的东西。

真正想着把这篇文章写完的时候大概是两三个星期以前吧,在写作的途中也经历了卡文的阶段,还顺便整理了一下极具的事件和死亡或失踪人员(只记录了主要配角)。中间卡文的原因是因为我想不出萧陌如何和鬼怪们战斗_(:зゝ∠)_最后想,不正面写出来不就好了√(就是文中的那个样子了)。

不好意思说自己写的是帅陌的感情线了……全都走剧情去了。悲伤。

我知道刘紫赫ooc了……但我觉得主角原创不太好。

以后一定还会再次修改,但具体到什么时候就真的说不定了,现在没脸看写过的文(尤其是其他人的同人写的那么好的情况下。)

冷圈自己割腿肉喂自己,痛哭。各位大佬们求产粮!

三个结局,一个he,一个be……一个开放性结局……大概。

 

最后放上原本的一部分设定:

刘紫赫视角。设定为恐怖通缉令时间段及以后,即世界重新开始,萧陌消失,其他人全员复活,但除了李帅、苏浩之外其他人都没有记忆(这里跟随恶灵的设定)。目前公司未建立,萧陌在建立公司的过程中,复制了一部分的自己去解决一些强大的鬼魂,期间一位萧陌遇到了刘紫赫。

半忽略恶灵国度,时间线大概在其之前。

刘紫赫儿时隔壁搬来了一位奇怪的人。目标暂定2万字。cp帅陌。出场人物:极具恐怖全员、张风雨。

设定刘紫赫后来遇见了李帅等人,但那时萧陌(真)已经离开,他同样遇见了萧陌(傀儡),但并未告诉他们。


评论 ( 16 )
热度 ( 10 )

© 漾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