漾莲

各位好~
磨练文笔中。
关注需谨慎,不定时给任何东西点赞,绝对不吃拆逆,有时吃all,欢迎同好。
话废。

【极具恐怖帅陌同人】无法触碰的未来(中)

【极具恐怖帅陌同人】无法触碰的未来(中)

注意事项:

1、全文剧情占主要部分,但cp确实是帅陌。

2、刘紫赫视角,但真的对不起刘紫赫ooc了。

3、三个结局,he、be、大概还有一个开放性?

4、文笔不好,求大佬投喂,冷圈自己给自己割肉喂粮太痛苦了。

 

全文2w+,这里是中。

 

他没有想过再次与萧陌的见面会是什么样子的,他原以为他们再也不会有见面的一天了。然而生活带给人们的意外,总是令人猝不及防。

大学的同学们比起高中的更喜欢谈论神秘的怪谈,他们甚至还组织了同学们参加试胆大会。不过试胆大会是在学校中举行的,所有设施都是学生们自己做的。所以恐怖的气氛并不像举办者们想的那么热烈,这令他们非常郁闷,嚷嚷着下次一定要举办一个真正的试胆大会。

令刘紫赫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真的找到了机会。那个时候已经是大三了,由于刘紫赫之前一直在解决与女朋友之间的麻烦事情,导致了他对朋友们的事情了解的并不是很深。在知道他们想再次举行试胆大会,并且地方都已经找好了之后,他才上网查找了那个地方的信息。

那个地方距离他们学校不远,他曾经也略有耳闻。因为大约在三年前那里出过人命,后来也有不好的言论传来,据说是有人在那里神秘失踪,报警后警察去找也没有消息。渐渐地,那里经常出现失踪的地方就被成为“魔鬼聚集之地”,当地人纷纷搬离那里。如今,只有那些大胆的人和渴望冒险的人才会去那里了。

“魔鬼聚集之地”就是刘紫赫朋友们选定开展“试胆大会”的地方。他们已经有人事先探索过一遍了,那里房屋林立但是人迹罕至,出现“闹鬼”的传闻非常正常,晚上也很有恐怖的氛围。刘紫赫隐隐有些担心,但朋友们告诉他时间都已经定好了,参加的同学也都报名了,而且那边他们去过,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他们都叫他放宽心,不会出现大问题的。有位朋友知道他失恋的事情,便邀请他一起去散心。他虽然有所意动,但由于之前谈恋爱导致他的分数有所下降,课程进度也跟的很困难。如今终于不再纠结有关于恋爱的问题,再三考虑之后,他还是决定留在图书馆里把落下的课程补上。他的朋友见他这样,决定带上摄像机给他把过程拍下来,回来后给他观看。

接下来几天并没有什么不对,他照常去图书馆学习,在手机上和朋友们插科打诨,从微信上了解他们“试胆大会”中出现的笑话或困难。有的时候还会给他们出出主意,或者帮忙从网上查一些资料等等。

问题总是在不经意间出现的。朋友们的原定计划本来是举办5天的试胆大会,但是在第四天的时候刘紫赫与他们联系的微信群突然没人说话了。那天他正好也在忙,直到晚上的时候才意识到不对劲。电话打过去也没有人接,他逐渐着急起来,挨个打着电话。临近半夜的时候终于有人接了电话,告诉他只是因为游戏玩的太开心而忘记看手机了,他们可能还要在这里待上两三天,有些后续工作还没有做完,让他不要担心。因为接到了电话,他并没有立刻报警,而是决定再等待两天,没准只是他想的太多了呢。

接下来两天他是怀着焦急不安的心情度过的,微信群里再度没有了消息,有些常发朋友圈的人也都沉默无声。时间一分一秒度过了,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但他们丝毫没有回来的消息与动静。他去找了老师,也打了报警电话,但由于在那里失踪的人太多,谁都不愿意去那个地方找人。据说之前不信邪执意去那里的人也都失踪了,渐渐地,没人敢去那里了。老师告诉他,学校也无能为力,只能加强安全教育,禁止学生们去那里玩耍。

被那些人的态度弄得实在是忍无可忍,刘紫赫准备好东西之后决定自己去找。等坐上通往那里的火车,他仔细查看朋友们之前聊天时给他的游戏流程以及之前他们的聊天记录。看着看着,他渐渐觉出不对劲来:按照他们留下来的聊天记录来看,他们当时宣传的时候声势不小,虽然有人质疑过那里经常有人失踪为什么还要去,但并没有警察作出警告,学校也丝毫没有阻拦的行为,以至于他们最后成功的带上了不同学院总共二十几位同学前往那里。虽然看出了这里面有很大的问题,但他仍然没有想明白为什么会这个样子。明知道去那里会有危险,为什么无论是警察同学还是学校都没有作出阻拦的行为呢,再往深了想,这次去了的同学们地家庭都不是本地人,他们对这里了解的并不是很深,难道有一些只有本地人会知道的事情没有告诉他们吗?会不会是和三年前的那件事情有关?

 

在知道了那片区域存在之后,刘紫赫有向本地的同学询问过详细经过,但基本上所有的人都告诉他那只是一场意外,但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还是不要到那个地方比较好。不过也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故作平静的把话题绕过去,有几个同学自从支支吾吾的含糊过去之后见面都绕着他走。刘紫赫掏出手机,决定以他们作为问题的突破口。

询问进行的艰难且并不怎么成功,几个同学中只有一个告诉了他一部分的事实,甚至事实的真实程度连同学本人都不怎么确定,再详细的事情他也并不知情。

据说他们这个地方有原本有一个很有名的富豪,他事业成功,家庭美满。突然之间,不幸降临了这个家庭,他非常疼爱的女儿因为一起车辆的肇事逃逸死亡了。凶手虽然伏法,但妻子受到了极大的打击精神失常,富豪没办法,就带着妻子住到了当时一所环境不错的医院所在的安宁区,即现在的“魔鬼聚集之地”。他的原意是为了方便妻子看病,但医院的某个人品有问题的大夫导致了他的妻子病情恶化,身心二度重创。在医院忙于掩盖这起丑闻,富豪极度愤怒之时,突然的一场大火打乱了所有人的步调。那场大火是夜里烧起来的,众人发现的时候无声的火焰已经将医院全部吞噬了,但当他们打了火警电话将火苗扑灭之后,却发现医院里面空无一人,既没有活人也没有尸体,似乎那里本来就是空荡荡一片。人们百思不得其解,等到天亮之后,人们再次检查周边环境的时候,发现富豪家门大开着,却也空无一人。渐渐地,人们觉得这地方古怪,开始搬离这里,如今的“魔鬼聚集之地”已经没有多少人居住了。

这就是同学告知他的全部了,至于人们失踪的原因是什么,他们后来又遇到什么古怪的事情,同学自己也一头雾水。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后,从那里搬出的人都选择了闭口不言,就算警察介入都没有办法让他们开口,而选择了实地考察的人,要不然就是什么都没发现,要不然就是步了那些失踪的人的后尘,再也不见。

虽然知道了这个地方的历史,但关键的东西却丝毫没有。刘紫赫没有办法,只好继续自己的行程,到那个地方去看一看。

 

通往这里的车辆五天才有一辆,并且时间只在上午。与他同车厢的人们纷纷下车,有意识到他去哪里的乘客也一脸漠然。【丝毫不关心自己之外的世界。】他们的脸上这么写着。

当他到达朋友们给他说过的住宿地之后,夕阳已经快要从天边落下。那里是一个公园,对面就是曾经发生过大火的医院,虽然不知被谁重新装修过,但周围还是有一股阴冷的气息徘徊不散。公园里扎着大大小小的帐篷,他检查了一下,发现里面的东西都好好的待在那里,不见的只有人和他们平时携带出门的设备,看来他们并不是在帐篷里失踪的。他们的电脑放在桌子上,晃了晃鼠标后出现了桌面,竟然还有电,那这是否意味着昨天还有人回来过?他连接上备用电源,开始查看他们之前所拍摄过的录影。

前三天没有不对劲的事情发生,他们的试胆大会举办的很成功,有一部分人被狠狠的吓到了。但能够从录像里看出,并没有什么超自然的事情发生,一切都是他的朋友们实现布置好的。事情显示出不对是在第四天,那天早上集合的时候少了一个女孩,据说昨晚睡觉的时候还在,但早上醒来后就消失了。帐篷内她睡的部分整整齐齐的,似乎是从容收拾好了才出门的,去了哪里也不知道。

视频内显示他们在周围寻找了一天都没有人影,最后决定进医院内部仔细找一圈,因为这里医院是那个女孩最有可能的进去的地方。至于原因视频里面并没有提到,视频最后的记录就只到第四天晚上,为什么电脑会一直开着,刘紫赫也没有找到答案。最终他决定,明天在四周侦查一下,后天去医院看看。

当天晚上他就睡在了那个帐篷里面,除了莫名挥之不去的阴冷气息之外,并没有其他事情发生,清晨很快来临。他简单的洗涮了一下,开始了侦查之旅。

说是侦查,实际上只是在四周看一看。“魔鬼聚集之地”所占的面积并不是很大,差不多可以算作一个小镇。虽然这里荒无人烟两三年了,街道上干净的连废纸都看不到。然而干净的街道在这种状态下却更加不正常,仿佛有什么东西继续生活在这里还在照常打扫卫生一样。明明是炎热的六月,他走在这里的街道上却浑身发冷,身体里窜过一阵阵的寒意。

他走了很久,耳边寂静一片。仔细环顾四周他才发现,空荡的城市里既没有动物也没有植物,或者说,没有动物或者活着的植物。一路走来,他看到了无数枯萎而死的植物。就好像能够移动的动物们纷纷逃出了这里,而无法移动的植物只能等待死亡的结局。他慢慢的走回了公园,看着帐篷下枯黄一片的草地,又回头看向静静耸立于那边的医院,究竟是什么东西令自然界的生物们如此的害怕?不顾一切的想要离开这里。

虽然按照之前同学给的消息来看,这里还是有人在生活的,但他完全没有看出生活的痕迹,如果不是那些人藏得太好,那可能所居住的地方就是眼前的医院了。他决定,按照计划,明天去医院内部看一看。

那天是个阴天。他从早上踏进医院一开始,就明显的察觉到与外界的差异。与外界阴暗的气息不同,医院内部并没有这种感觉,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淡淡的生活气息,让人不知不觉中放松了很多。医院的大厅中还遗留着朋友们举行试胆大会时的各种道具,窗户被黑布覆盖掉了一半,各种架子支撑起来的布景被拆掉了一部分,拆下来的零件在旁边被整齐的放好。架子顶部还耷拉着各种小彩灯,通往住院部路边的墙上还画着指示标志。可以看出整个环境处于一种举办完之后收拾的状态,但似乎出了什么事情,导致他们没有收拾完就离开了。

刘紫赫小心翼翼的拿着手电筒在一楼四处走动,门诊、挂号室、各种单独的医疗室,有一些门大开着,有一些门被紧紧锁住,没有开过的痕迹。路上他看到了各种制作的极为精良的道具,碎掉的骨架,布满血迹的衣服,他仔细查看,对比之前在学校看过时的记忆,发现都是朋友们自己带过来的。医院本身也遗留下来不少物品,最多的就是药品了,但许多都过期了。还有一些当时的医生护士留下来的值班记录和病人的病例,也能看出里面有一部分被用于试胆大会的游戏中当作道具,但这些残留的记录并没有提供什么更加详细的信息。

他顺着楼梯上了二楼。当他看到二楼大厅的时候,不免的下了一大跳。那里的地板上乱七八糟的,脚印、手印、血迹和杂乱的布景道具到处都是,原本洁白的墙壁上也都布满了划痕和血手印。这里的味道相当难闻,刘紫赫不得不带上口罩后继续查看,顺便从包里把事先准备好的手套也带好,防止徒手接触到什么不该碰的东西。

二楼看起来也被他们纳入了游戏的范围,虽然整个楼层都布满了发生过恐怖事件的痕迹,但却没有“人”的存在。而且脚印杂乱无章,无法看出是从那个方向前来又去了什么地方。这层楼可能存在过记录发生什么事情的东西,但现在不是被毁坏了就是已经被人拿走了,就好像在他之前有人曾经也和他目的一样来过这里,并且把所有有用的东西都带走了。通往上下两层的楼梯上没有这些痕迹的存在,他一瞬间不知道是否应该继续探索下去。

打断他思索的是从楼上传来的一声巨响,紧接着传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他来不及继续犹豫,转身向着三楼跑去,路过三楼的时候他大致扫了一眼。三楼并无异样,地面走廊都干干净净的,甚至连试胆大会的道具都没有。

他心里划过一丝疑惑,但头顶上又传出来一声尖叫。他连忙继续往上跑去,第四层似乎是最高层,没有再往上的楼梯了。四层地面上全是灰尘,只有向右边的道路上布满了脚印,看起来只有向里面走的。他连忙也向那边跑去,整个走廊只有尽头有一扇门,那扇门大敞着,里面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清。随着他逐渐接近,有一位女孩看起来正在被人从里面推出来,虽然有人在后面推她,她自己也挣扎的往外爬,但她还是被什么东西往后拖去。那个女孩很是眼熟,刘紫赫想了起来,是他从视频上见到的第一个失踪的女孩。

那个女孩也看到了他,眼中猛然爆发出了希望,动作也挣扎的更加激烈起来。“求你拉我一把!”她的声音沙哑至极却被硬生生的提到了最高音。刘紫赫连忙抓住了她的手,使劲向后拉去的时候才发现了不对,女孩身后的黑暗仿佛有着实体,就算他已经接近门也无法看透黑暗的内部究竟是何物。

有了刘紫赫的帮助,女孩终于不再被黑暗吞噬,但完全将她拉出来也做不到。正当他们僵持之际,女孩身后猛然又传出来一股推力,将她整个人撞了出来。刘紫赫收力不及直接被一起撞到了地上,两人摔作一团。“快跑!”门内的黑暗中传出了一句话,他们还没来得及反应,门直接“咣”的一声撞到了门框上,紧接着就消失在了他俩面前。

“怎……”刘紫赫的话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就被女孩抓住胳膊向他来的方向跑去。她带着刘紫赫一直冲到二楼才停了下来,双手撑着膝盖大口的呼吸着。这个时候刘紫赫才有时间仔细观察眼前的女生。

她姓余,朋友们都称她为小雨,目前在上大学二年级。长的很漂亮,人际关系也不算太差,这就是刘紫赫对她全部的了解了。而现在还在大喘气的女孩身上到处都是擦伤,衣服上则是大片的血迹。现在刘紫赫已经可以确定,刚才他听到的两声尖叫都是出自眼前这个女孩。她已经失踪好几天了,没有吃的喝的,声音沙哑却仍然有力气尖叫挣扎。刘紫赫深刻的怀疑这些失踪的人所经历的事情一定是无法用科学能解释的。但那些人究竟怎么样,是否能够活着出来,这才是他现在真正想要知道的。

“你……你还好吗?”他扶着她小心翼翼的问到。小雨的喘息刚缓和下来又开始加速,“……”她好像说了什么,刘紫赫凑近去听。突然间,她的声音猛然大了起来,同时一把挥开他的手,整个人向后退去。“我不知道……不知道……别问我,我不知道,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东西会放过我!”最后一句已经是在喊了,刘紫赫愣在了那里。女孩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内容仍然是说她什么都不知道。她整个人跌坐在地上,蜷缩起来后紧紧地抱住自己,浑身颤抖地开始小声哭了起来。“唔……爸爸……妈妈……”

刘紫赫并没有料到会遇到这种情况。虽然内心非常焦虑,但他也不能就这样把女孩子独自扔在这里。他环顾四周,二楼仍然是之前那个鬼样子,这地方实在不适合用来休息。他试图建议女孩子跟着他去公园帐篷那边休息,但小雨对出医院的想法进行了坚决地抵制。无论他怎么劝都无济于事,最后实在没办法,他把小雨带到了一楼,找了一些之前朋友们用来休息的椅子让她坐着休息,又从背包里找出了一些食物和水给她。

吃了一点东西,又去卫生间收拾了一下自己,小雨的情绪勉强平静了一些。刘紫赫朝她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的身份和目的,静静的等待着她的回答。

“我……我不清楚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了……我也没见过他们……我发誓、我发誓那天我什么不正常的事情都没干,就是起床、吃饭、睡觉。然后……然后突然间一切就不对了……我、我记不清楚了,反正一切都乱七八糟的!”话语最后,女孩的情绪又激烈起来,声音也变大了。刘紫赫停止了继续询问,怕进一步刺激到女孩敏感的神经,转而在大厅里边绕圈边思考起来。

他总觉得眼前的女孩还有不对劲的地方,但一时间抓不住脑海中一闪而过的念头。他继续绕着圈子,还时不时地瞥向蜷缩在椅子上的女孩。等等……他猛然停下了脚步,为什么她死活不愿意离开医院到公园里面休息呢?明明看起来朋友们都是从医院中消失的,难道说,医院反而是安全的地方?那她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刘紫赫百思不得其解,最终还是决定正面去问小雨。他搬来椅子坐在她的对面,沉默了一会后开口,“你为什么不愿意离开医院?医院是安全的吗?”小雨抬起头,眼神麻木地看着他。“有东西在外面……不能出去。医院……医院……”她伸手捂住自己的额头,皱起眉头仔细回忆起来。“有人说医院是安全的,因为这里的东西更加强大。”

有人?他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空无一人了,是在他来之前发生的吗?“这些都是……谁告诉你的?”网上完全没有说过这件事情,朋友们留下的记录也没提到过,是在她单独一人的时候发生的吗?他想到了在拉她的时候听到的男声。

“我不认识他……他问了我好多问题,但我好多都不知道……黑暗来了,那些东西在里面……他拉着我跑,使劲跑,然后把我推出来了……”她的声音越来越小,紧抱双腿的手也渐渐松弛,仿佛要睡过去一般。刘紫赫才意识到现在已经很晚了,他搬了几个椅子让她躺下,又将自己备用的衣服取出来轻轻披到她身上,自己也坐下继续思考。

看起来眼前的女孩和那个男的是这件事情的关键。虽然不太清楚什么原因使得小雨在消失之后还能继续逃出来,但她既然能够逃出来,就代表着他的朋友们也都还有希望,而他要做的,就是尽量问清楚事情发展的过程然后照做。

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之前女孩身上的那种奇怪的感觉。在他还什么都没问的时候小雨就一直念叨着她什么都不知道,再接合她之前所说的话,看起来在遇到自己之前已经遇到过某个不属于和他们一起前来的人。那人告诉了她哪里比较安全,并且询问了她在里面都遇到了什么事情。

这样看来,那个人知道的事情应该比小雨多多了,而且他大概连这种事情怎么解决都有可能知道。刘紫赫看着已经睡熟的小雨无声地叹了口气,看来有什么想知道的事情只能明天再问了。他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周围,想着估计明天也是一个大工程,合上双眼就躺在椅子上睡了过去。

 

天蒙蒙亮的时候刘紫赫就醒了过来,但屋内仍然是灰暗一片。过了一会,小雨惊叫着将自己喊了起来,她昨天夜里被噩梦纠缠睡得很不安稳,翻来覆去的睡不好。他们简单的洗涮后刘紫赫想继续昨天未完的话题,在他的反复劝说下,小雨也终于愿意给他讲述自己所经历的事情。

据她所说,她从一开始离开朋友们之后就进入了医院,而出来的原因是听到了有人在召唤她过来。在她进入医院之后的事情她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但她明确记得当时的医院二楼并不是现在这个样子,而且她是在进入三楼的时候记忆彻底模糊的。至于当时的三楼是什么样子的,她也毫无印象。接下来她记得的事情就是在一个颜色奇怪的房间中被一个男生唤醒,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他拉着往外跑,一路上的景色也都是颠三倒四的,很多地方有被火烧过的痕迹。背后有东西在追着他们,逃跑途中的一次回头她甚至还看到了一个女性的人影。在那个奇怪的环境中她感觉非常的难受,无论怎么看周围都是晕晕的,男生带着她跑到了一间小屋子,在问过她很多问题之后给她说了接下来她应该怎么做。

男生讲完之后她刚想问问这里究竟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无穷无尽的黑色突然蔓延过来将他们包裹。她无法忍受的尖叫了起来,男生反应非常快,立刻打开墙上的一扇门就把她往外推。接下来,就是和刘紫赫的相遇了。

小雨及其肯定自己在有意识的状态下从来没有见过和她一同前来的朋友们,但那个男生告诉了她虽然自己没有见到她的朋友,但她的朋友们目前应该没有生命危险。至于现在朋友们在哪里,男生依靠什么办法确定的,她就一无所知了。

那他告诉你之后应该怎么做了吗?比如如何解决现在这个局面?刘紫赫仔细琢磨了一遍她之前的话问道。好像是去地下室,把那里的东西都烧掉,汽油和火他都准备好了放在二楼,剩下的事情都由他来解决。小雨皱着眉头回答道。

他们顺利的找到了汽油、火把和打火机,在一边把东西搬下楼时,刘紫赫一边继续和她聊天。

他问她还记不记得救她的那个人长得什么样子,小雨仔细想了想后说,那时候时间非常紧急,光线又特别的暗,她实在记不太清男生长什么样子了。但有一个特点她印象很深,男生的头发颜色是全白的,而且整个人看起来略有些削瘦。

发色全白这一点倒是真的很少见,而且小雨一直用男生来形容对方,那证明对方的年纪一定不大,有可能和他们是同龄人。他在这里上了三年的大学,从来没有听说过附近出现了全白发色的同龄人,那么可能那个人不是住在这附近的本地人。但是,一个陌生的外地人,怎么可能对“魔鬼聚集之地”了解的这么深呢?更何况“魔鬼聚集之地”还是这几年刚出现的地方。刘紫赫深深的疑惑着。

地下室里面的东西乱七八糟堆放在一起的,他们两人都不愿意仔细去翻那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简单的将汽油洒在上面后,刘紫赫拉着小雨退到外面,确定火势应该无法蔓延出来后,就将火把点燃扔了进去。看到火燃了起来,他们回到了一楼等待着。

小雨说那人没有告诉她弄完后应该如何去做,刘紫赫也没有什么好主意,两人只好一边聊着一些有的没的,一边等待着那人的出现。这个期间,小雨给他讲了一些他们之前进行试胆大会的时候所遇到的事情,也谈到了关于这个地方发生过的一些古怪的过去。

刘紫赫之前并不熟悉这个女孩,只是从只言片语间了解过一些,现在看来她的性格属于比较开朗的类型。之前的那种状态大概是由于惊吓过度所导致的,现在虽然话语之间还是很僵硬,但和昨天相比也好多了。想到现在仍然处于失踪状态的那些人,刘紫赫心里又开始担忧起来。小雨还是坚持不让刘紫赫离开医院,但他们也不敢上楼去看,虽然楼上再没传出过什么声音,小雨仍然对上面的某种存在感到异常的害怕。刘紫赫问过她究竟在害怕什么,小雨却什么都形容不出来,就像一片覆盖在头顶上的阴影一样。

 

刘紫赫对那件事情最后是如何解决的并没有记忆,他们在不知不觉之间昏睡了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躺在了市区有名的医院里,他的朋友们也都安全的昏睡在其他的病房中。他不记得他们是怎样离开的“魔鬼聚集之地”,小雨比他早一天醒来,但也没有离开那里的记忆。她看起来恢复的不错,顺便带来了关于其他人的消息:他们看起来只是因为惊吓过度导致的昏迷,应该会很快恢复过来。至于他们会身处这家医院的原因是有人用刘紫赫的手机打了电话,告诉这次失踪的人都找到了,警察到达的时候只见到了他们全体昏迷在公园的帐篷里,虽然检查后并无生命危险,但以防万一还是将他们送进了这家医院。

小雨离开之后,他查看了自己的手机,上面有一条陌生电话发来的短信。那条短信的发件人邀他到他们学校外面的咖啡馆一谈,时间是后天下午三点。他回拨了这个号码,但对方已经把手机关机了,他想了一个晚上,最后还是回信告知对方他会准时赴约。

TBC

敏感词……究竟是啥? 


评论
热度 ( 7 )

© 漾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