漾莲

各位好~
磨练文笔中。
关注需谨慎,不定时给任何东西点赞,绝对不吃拆逆,有时吃all,欢迎同好。
话废。

【太中】Tomorrow

阅读前请注意:

  1. 本文向輕云太太的《无云天》致敬。虽然太太写的青霄性格上与我所认为的有些差异,但文章很好。
  2. 有重要角色死亡,芥川视角。
  3. 本文架空未来。出场的原著角色只有太宰治、中原中也、芥川龙之介和中岛敦四人。
  4. 我流太中,大概很多人都ooc了。
  5. 未校对,字数一万+,一发完结。
  6. 科学家paro,有暗含的三次信息。
  7. 人物从来不属于我。
  8. 实际上有很多暗含的信息。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

【太中】Tomorrow

  在希望的曙光前,是漫长的黑夜。人们在漆黑的荒原中行走,寻找着未来;一些人倒下后再也没能起来,而他们的后人继承他们的成果,继续向着希望前行;有些人很幸运,他们在出生不久之后便迎来了黎明。有人曾说,那些倒下的人很不幸,他们为了希望献出生命,却没能看到她们希望的明天。但后来,面对着历史书中那一个个辉煌的姓名,我想了很久:那些倒在黑夜中,再也无法前行的人们,他们为了自己的梦想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从来不曾后悔他们的选择,又何尝不能称之为幸运呢?

——题记。

 

  人们曾经提到,对于中原先生来说,那是无比奢望却永远不会到来的明天。

  黑压压的乌云堆积在天空之中,分明是炎热的七月,但昏黑的天地已经很久不曾迎来阳光的到来。人们如同行尸走肉般活着,在恶劣的环境中苦苦挣扎。地面上是一座座拔地而起的灰白色的高楼,稀疏着亮着灯光,中间是一座比其他楼层高出一倍的标志性建筑——研究所。

  人类破坏环境所带来的后果,哪里是气温上升就可以阻止的?四季混乱,太阳也开始神出鬼没,气温剧烈变化。外部的环境开始不再适合人类生存,为了能够活下去,人们搬进有着厚厚的墙壁的房间内,开始了对这个世界日复一日的修复。但破坏总是比恢复更加容易,随着生存难度的增加,人们之间的冲突也越发严重,为了生存,他们可以不顾一切。

  无论在多么险恶的环境之中,都有着不畏惧死亡的人存在,因为他们已经一无所有。他们被生活逼得无路可退,没有能力进入有着重重保护的楼层,只能放弃自己的生命,在外部世界流亡。虽然近几年来外部的环境有所改善,但是朝不保夕的生活,对于他们来说,也仅仅只是寻常。

  他曾经是外部世界濒临死亡的一员,直到某一天,他被路过的某位后来成为他的老师的人捡入研究所,才终于有了一个能够活下去的机会。而这,也同样给了他一个能够用双眼来记录在这末日之中一份来之不易的羁绊的机会。

  他进入研究所的时候,那里面的科学家们对于外部的环境已经做出了一定的改善,据他们透露,或许再过不久,他们就能看到阳光透过云彩的降临。但他们最终失算了,直到真正的看到阳光降临,他已经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成为一位担任要职的研究员。而在这个期间,他吃了多少苦头,经历了多少挫折,明白的人,寥寥无几。

  他一直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甚至可以说他的脾气很不好。从被带入研究所的第一天,看到周围人的态度,他就非常清楚,他在这里,是一个异类。研究所并不是没有小孩子,但基本上都是研究员的孩子,像他这样被从外面的世界捡回的小孩,仅仅只有他一人。

  没有人能够保护他,要想活下去,只能依靠自己。这是他成为流浪者的那一天就早已看透的事情,而在研究所,他唯一能够抓住的机会,就是他的老师——太宰治。

  他从来没有看透过这个人。但他知道,只有依靠这个人的庇护,他才能在这个研究所之中生存下来,才有可能学到东西保护自己。所以,无论太宰治如何对他,他从来都不曾有过一句抱怨,因为这样,他才有机会可以活下去。

  太宰先生是一位怪人,这是研究所里所有人的共识。他是研究所所长带回来的孩子,但在那之前的经历,几乎无人知晓。他热衷于自杀与殉情,身上缠满绷带,不过从来没有真正成功过,在外部环境已经能够危及生命的今天,只有他敢于一点防护都不要的往外跑。他做事随心所欲,但能力极强,在年纪轻轻的情况下就得到了研究所的重要职位。

  实际上研究所内的不正常的人不少,但在这些人里面,太宰治仍然是最特殊的一位。进入研究所不久,他无意中曾听人提到,太宰先生是一位很温和的人。他没有继续听下去,选择了转身离开。虽然仅有短短几天的接触,但太宰先生给他的第一印象,就从来不是什么温和的人。而在他真正开始接受太宰先生的训练后,他更加深刻的体会到了这一点。

  原来的他根本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教育,研究所也并没有专门的人能够给他上课。他的性格孤僻,在外流浪导致他的戒心很重,在研究所中并没有什么能够说话的人。他的生活就是从太宰先生那里得到需要掌握的书籍后,独自一人依靠着研究所内的图书馆一点一点的自学。

  太宰先生对于他的要求很严厉。由于外部环境的侵袭,他的身体虽然没有大的问题但一直不算是太好,首当其冲的就是体质问题。对于科学家而言,有一个好的身体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他被要求除了学习之外,还有着大量的体质训练。

  研究所的生活是很枯燥的。太宰先生经常性的不见人影,他的生活每天都被大量的学习和训练所充满。由于研究所有着很多的限制,加上需要学习的东西繁多,他的活动范围非常的单一,再加上研究所的人都来去匆匆,地方不小,使得他基本上也没认识多少人。

  他就这样子过了三年。这段时间,足以使他学习到超越他这个年纪的知识量,艰苦的训练使他的体质得到极大的改善。自身的努力,也使得他的地位逐渐上升。从那时候开始,由于地位的上升,他开始接触到了研究所内更多的人,翻阅到了许多以前无法查阅的档案,也渐渐知道了一些原来不曾了解过的事情。

  虽然外部的世界危机四伏,但为了科研成果的研究,以及时不时出现的治安问题,这使得研究所需要有一部分人担任起外出的工作。但即使有着专门的防护服,这些外出人员仍然有着患病的几率。

  当时他的主要任务仍然是跟随着太宰先生学习,虽然名义上是跟随,但大多数时间仍然是自己学习。除此之外,他也需要跟随专门的研究人员学习一些具体机器的操作,以及阅读大量档案,为以后的外出任务做准备。

  早在刚进研究所不久后,他就明白太宰先生是一个全才。但真正意识到太宰先生在研究所的地位,还是在他在开始接触研究员之后。也是从那时起,他对作为最强搭档的“双黑”有了一个真正明确的概念。

  “双黑”一直负有盛名,他在那3年中也听说过不少次这对搭档。不过他确实是在13岁那一年正式认识中原前辈的。实际上这并不令人惊讶,中原前辈在研究所的出名度不必太宰先生低,与太宰先生不同的是,他的体术更加有名。就体术而言,研究所无人能与他一较高下。由于那时候研究所外面经常出现骚动,需要比较强硬的手段来镇压,所以当时太宰先生一直与中原前辈作为搭档一起外出解决这些事情,以至于那几年中原先生也很少长时间待在研究所里。

  和太宰先生一样,就算中原前辈不在研究所内,他依旧很出名。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八卦,研究所自然也不能免除。他有听一些研究人员在私下里聊天时提到过中原中也,谈论最多的自然是他的相貌、性格和能力。大多数人对于中原前辈的评价都是正面的。听得多了,他自然而然的对这位太宰先生的搭档起了好奇心。

  他初次与中原中也见面是在他听闻太宰先生回研究所之后,那时他问清楚太宰先生的所在地之后就急匆匆的向那边赶去,房间的门并没有关上,灯光在屋外的地上开拓出了一块自己的空间。他还没有靠近门口,便听见了门内传出来的两个人的对骂,没过多久就升级成了打架。他愣了一下,没有想过平时对他非常严厉的太宰先生会有这样的一面。等他走到门口,向屋内望去,两个人之间的打架已经结束,太宰先生受了一些轻伤却看上去一脸高兴,另一个人脸上一脸愤怒明显还是想继续,但看到他之后脸色恢复了一些,之后就靠在墙上看着他们。

    太宰先生看向他,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不见,恢复到了面对他时一贯的面无表情。

    太宰先生。他恭敬的开口道。

   接下来还是照常的学习进度汇报和接下来的学习安排,一直到他转身离开,中原中也都靠在那里没有动作,但就算如此,他身上的气势仍然让人无法忽视。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太宰先生他们都没有外出,一直待在研究所内。有时他去拜访太宰先生时,中原前辈也在那里,次数多了,他与中原前辈也渐渐熟识了起来。

  中原前辈很厌恶太宰先生,对于他很多方面都有很大的意见,两个人也经常在大庭广众之下对掐起来,而周围的人到现在已经能够面不改色的从两人身边路过,继续做自己的事情。中原前辈最近工作较忙导致身体不是太好,脸色略有点苍白,他提醒过几次,中原前辈却告知他不用担心。太宰先生似乎对于中原前辈很有执念,两个人明明见面就吵却在大部分时间内都待在一起。

  实际上,虽然中原中也在面对太宰治的时候总是表现得很暴躁,但是中原前辈本人却并不难相处。他总是很有活力,公事与私事之间分得很开,公事上不偏不倚,又很看重属下。虽然旁人不说,但很多人都认为他是研究所里面的一道光,每次他在的时候,这座建筑总是会比平时多一些生气。因为与中原前辈相处起来很轻松,近期又没有听说过有什么重要的任务,他原本以为这样的日子会继续下去,却未曾想到,不过短短三个月的时光,为他的人生带来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在与中原前辈初次见面后大约五个月的一天,所长突然给他下达了任务,要求他外出做一次任务。这本来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毕竟他的实力已经到达可以做外出任务的程度了。但使这件事情与众不同的是,这次任务的导师是太宰治与中原中也两个人。准确的说,这次任务的主要目的是要求他向两人学习做任务的要领和搭档之间的配合。他接到任务之后就直接去了中原前辈的办公室,走在路上的时候他仍然感到惊讶,最近并没有什么特别离奇的事情发生,任务的程度也并不需要双黑两人一起帮忙,他不明白所长为何会布置如此奇怪的任务。

等他得到许可进入办公室后,毫不意外的在那里看到了太宰先生。中原前辈在做自己的工作,而太宰先生静静地坐在一边看着书。他向两人告知了这次任务,太宰先生脸色沉了下去,并没有开口说话,而是转头看向中原前辈。一时间,他感到屋子内的气氛由原本的平静转向凝重。中原前辈一时也没有开口,他与太宰先生对视了一眼,又看向站在门口的他,微微叹了口气,开口道,知道了,你先去做准备,明天出发。他行礼,转身离开的时候听到中原前辈开口,我们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不是吗。那之后,是一段长长的沉默。

  那次的任务进行的很顺利,同时他真正的见识到了双黑的强悍,他们两个人之间的默契仿佛是与生俱来的,用不着话语,举手投足间就能理解对方的全部。虽然他非常明白两个人不对盘,但一旦处于公事之中,两人给他的感觉,就是世界上对方最信任的人,足以将性命托付。从那时起,他开始意识到,一个默契的搭档对于他的重要性。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在所长的指示下,他一直在跟随着两人学习。从外出任务、专项研究到为人处世、战斗技巧,他们交给他的很杂也很精,而目的也非常明确,就是他们想要培养出一位继承人。在教学中,太宰先生时常表现的轻松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消失,中原前辈也愈发沉默,他感到了疑惑,却并不敢多问。两人总是很忙,在教导他之外常常不见人影,并且见面时的脸色也越发凝重。他有预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被他忽略了,而这可能会带来无法挽回的后果。

  他们二人一直闭口不谈的事情在带他的倒数第二次任务中露出了端倪。那次任务其实很简单,本来只是一次简单的谈判,过程虽然略有些曲折,但总体来说成功了。使这次任务变得复杂是在他们回程的路上,一群和研究所有矛盾的游荡者拦住了他们,一场冲突的爆发在所难免。但与平时不同的是,这场冲突是由太宰先生先动的手,而起因,则是因为对方头目的一句话。

  他说,怎么样,中原中也,生病的滋味不好受吧。

  中原先生……生病了?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太宰先生的枪就响了,而中原前辈一言不发的冲了出去,转眼间,对面的人就没有能够站立在那里的了。枪声停止,场面一下子陷入沉默,太宰先生低头站在那里,头发遮住了他的双眼,看不清神色。中原中也背对着他们抬头看着阴沉的天空,许久,转身向他们走来。回去吧,他开口道。

  返回研究所的一路上气氛依然沉闷,太宰先生并未像以前一样与中原前辈打闹,而是阴沉着脸坐在那里盯着窗外,中原前辈有些欲言又止,最终只是叹了口气将常年戴着的帽子摘下,疲惫的靠在座位上。这下他能够清晰地观察到中原前辈的脸色,他的唇色发白,眼眶带着青色,眼中有着血丝,对比最初见到他的模样,明显的可以看出身体已经到达了极限。

  到达研究所后,两人直接向所长办公室走去。在离开之前,中原前辈目光复杂的看着他,沉默了一下终于开口,最近发生的事情,你过不了多久就能明白。先回去好好努力吧,你有很好的天赋,别浪费了。语毕,他径直离开,太宰先生停了一下,却终究默然无语,跟随他一起离去。

  之后的那段时间他的记忆模糊不清,有些混乱。那段时间发生了很多的事情,但大多数时候,他都是被排除在外的。他很明白,这是因为自己有潜力,但是地位还达不到一定的层次导致的。很多时候,直到尘埃落定之后,他才会得到一部分相关的消息,但是,还是会有例外的时候。比如,太宰先生离开了研究所。

  在那之前,他刚刚跟随两人进行了最后一次任务。那天下着大雨,任务的气氛很沉闷,中原前辈与太宰先生不知因为何事陷入了冷战。后来他才隐约明白,大概中原前辈从那时起就清楚地知道太宰先生终有一天会离开研究所,并且为时不远。出任务期间,太宰先生脸上全程都挂着令人不舒服的冷笑,两人默契依旧,却一句话都不与对方交流。那次任务完成得干净利落,很快就结束了。

  回到研究所之后,他很快忙了起来,遵从所长的命令进入了一个大型研究项目,是关于如何延长感染了外部环境相关病菌人员的生命与彻底治愈疾病,而他则需要跟随学习一些有关药物方面的知识,使得中间其他地方所发生的事都一概没有参与。当他完成项目之后,才发现,很多事情已经与之前完全不同。在他进入项目不久之后,中原前辈由于病情恶化在手术后住进了病房,而太宰治在同一天离开了研究所不知去向。那天之后,双黑组合分崩离析。

  自从跟随太宰治学习以来,他就一直想向太宰先生证明自己,希望得到他的承认。然而一直到太宰先生离开,他都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或许在他的眼中,自己仍然都只是一个废物。当听到太宰治离开的消息的时候,他特别的不甘心,自己还未能得到他的承认,对方就已经离开了。所以他当时动用了自己所有的能力去寻找太宰治,长时间待在外部世界,去对方可能在的所有地方寻找。结果显而易见,太宰治消失的彻底,他根本找不到对方。

  那段时间他几乎发疯,长时间的寻找使得他的精力消耗极大,跟随他的属下根本拦不住他,最后是中原先生出面,才令他回到了研究所内。那天,在他找的精疲力竭却仍旧一无所获的时候,许久不见的中原中也站到了他的面前,沉默地看了他半晌,终于开口,回去吧。太宰那个混蛋要是想躲,几乎没有人能够找到他,更何况就算是找到他了,以你现在的能力还远远不够得到他的承认。要是想有朝一日能够站在他的面前让他正视你,那就回去好好努力吧。

  他沉默,最终还是跟上了中原前辈的步伐回到了研究所。在回去的路上,他终于冷静了下来,这才注意到一些被他忽略的事情。中原前辈的身体更加虚弱了,伸出衣袖的手腕比以前更加瘦弱,青色的血管暴露出来,脸色苍白,令他想起了刚进研究所的自己。中原前辈,您的病……他开口时,才发现由于长时间的奔波使得自己的声音嘶哑不堪。中原中也看了他一眼,随手拿了一瓶水递给了他,他接过,低头道谢。没什么,这该死的环境引起的。他平静的回答道。

  他沉默下来,虽然曾经有过猜测,但如今被本人证实更令人难受。虽然研究所一直在想尽办法来改善外部环境,也研制出了一些药物,但对于之前跟随过相关项目的他来说,再清楚不过研究所根本无法彻底治愈此类疾病,只能用尽手段来延长生病人员的生命,并且其中的痛苦不仅没有减少还增加了许多。这些疾病会从内部开始破坏人的各种细胞,然后开始侵蚀人的内脏,最后破坏各种体内系统,但对于绝大多数患者来说,到了第二步差不多就走到了尽头,因为到了那时,人体内无法再吸收足够的营养令人支撑下去,患者大多都会死于某种器官衰竭。

  他无法想象骄傲如中原中也在得知自己患病以及之后的结局时的心情。现在中原前辈的病情应该已经处于初期到中期的过渡阶段,根据他在项目中得知的消息来看,纵使使用目前最有效的药物,也仅仅只能支撑3年左右。他忽然间明白了为何所长突然之间下达如此奇怪的任务,为何中原前辈不顾自己的病情也要跟随着太宰先生带着自己做任务,就像他那时所想的一样,他们需要一位继承人,一位能够在他们之后能够出来挑大梁的继承人。

  自他回到研究所之后将近两年中,他一直跟随着中原前辈进行学习和研究。在这期间,中原前辈逐渐将一些重要的事物交给他来处理,而自己则将大部分的精力投入到研究所最重要的项目——大气改善里,剩下的时间一部分用来治疗,另一部分则是用来阅读书籍。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原前辈的病情也越发严重,近几月,在工作结束之后,他已不再返回自己的房间休息,而是直接前往病房。但就算这样,中原前辈出现在人们面前时,仍然尽力维持的与平时一样。

  有了中原前辈的加入,研究工作在第三年中期终于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最快预计人们能够见到阳光大约是在3年之后。那段时间他正好接到了所长的安排进行任务,能明显感觉到外部世界要比两年前大有改善,那些在外部生存的人们死亡率大大减少,人们重新燃起了生的希望。

  就在这个时候,偶然的一次相遇,他得到了了结自己执念的机会。研究所与那些流浪者们时常有冲突,随着研究有了突破性进展,研究所希望能够改变这种局面。那次任务主要就是为了得到他们的情报用来研究以决定到底是一网打尽还是缓和关系。在那次任务中,他遇到了一位在他看来无比天真的人,他的名字,叫做中岛敦。据他所说,他原本也在外流浪无家可归,在一次对他来说很寻常的救人之后,他得到了一个工作的机会。在与此人交谈的过程中,他得到了很多的消息,其中最重要的,莫过于太宰治的出现。这三年里,他不断努力的提升自己的能力,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得到太宰先生作为老师的承认,既然如今已经得到了确切的消息,那么他也该有所行动了。

  直到一切事情平息,他回顾往昔时才发现,他的行动,竟然会是那一切混乱局面的开始。之后他不断地去拜访太宰先生,但大部分时候都被那个令人生气的中岛敦拦下,几乎见不到太宰先生,中岛敦觉得他冷血,他觉得中岛敦天真的要命,更不要提他竟然还得到了太宰先生的认可。随着交手次数的增多,他们两人之间的厌恶也在不断的增长。

  在不断的与对方接触的同时,他也大致明白了太宰先生现在待的机构的目的。他们研究的主要方向是有关疾病方面的,同时也在不断的救助那些在外部世界的流浪者。他们有些人认为研究所中的研究员太过于冷漠,对于越来越多患病的流浪者们漠不关心,只醉心于自己的研究,所以决定自己进行这方面的研究。但由于底部较晚,目前仍旧没有找到能够彻底治愈疾病的药物,但疾病初期的患者已经有了彻底治愈的希望。得到这个情报,研究所决定开始缓和与他们的关系,以便达到交换研究信息的目的。

  政策初期进行的很顺利,但随着环境的改善,政治的黑暗也在蠢蠢欲动。虽然研究所尽全力阻止核心信息的传播,但随着一位重要研究人员的消失,信息还是被流传出去了一部分。紧接着,就是来自竞争对手的打压和接连不断的内部渗透与战争。整座城市不得不采取戒严,这同时也导致的研究进度的大幅度减缓,以及愈演愈烈的战争爆发的趋势。在这种局面下,城市中的人们与研究所终于决定联手合作,中岛敦他们,自然也不例外。

  那段时间他仿佛回到了自己13、4岁的年纪,太宰先生再次与中原前辈搭档,就算这么多年过去,他们的默契与相处方式仍然不曾改变。但与那会有所不同的是,他有了一位与他一起训练的搭档——中岛敦。虽然中岛敦有着令他生厌的天真,但他也不得不承认,中岛敦的直觉在战斗方面很厉害。他们的训练时间接近两个月,主要都是战斗方面以及搭档之间的磨合,随着他们成功率的提高,太宰先生与中原前辈也逐渐放手去继续自己的工作。之后,他们的主要活动地点,逐渐扩大为整座城市。

  虽然大的战争并未爆发,但在这期间,小规模的摩擦不断发生,暗杀、传递情报,成为了他们那时候最主要的工作。

  对峙持续了将近半年的时间,战争还是爆发了。那一年城市的局面非常的混乱,研究所里的人们不断的减少,但仍有许多抱有希望的研究员留在那里继续进行着项目,中原前辈自然也是其中之一。随着他们没日没夜的努力,研究项目终于要接近尾声,但要想真正的投入生产发挥作用从而影响和改善环境,还是需要很长的时间。而涉及到更大的影响,还要在里面添加政治家们的勾心斗角,更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

  随着研究项目即将完成,战争也逐渐接近尾声,双方两败俱伤,但研究所方面还是略胜一筹,更不用说他们手里有着重要的研究项目做筹码。接下来进行的便是属于政治家的舞台——战后谈判,而这注定不是一个短时间能够结束的工作。研究所也处于恢复阶段,由于在战争中他与中岛敦起了很大的作用,在战争结束后,他两人暂时继续作为搭档行动,被安排了一个长时间出国的行动。人物并不难,就是需要的时间比较长依照上层的意思来看,似乎是顺便让他们放松一下。不久之后,他们还见到了太宰先生说是到这闲得无聊出来逛逛,然后被上层的领导抓了壮丁顺便给他们送一份比较重要的情报。虽然他这么说,但他仅仅待了两天左右就准备离开,似乎有着什么重要的事情在等待着他。在离开前,太宰先生背对着他们在海边站了很久,海浪层层叠叠冲刷着岩石,阳光仍然被云层遮住,但已经明显的可以看出云层已经快要消散,大概只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就可以看到太阳。太宰先生转过身向送行的车走去,在路过他们的时候却忽然停了下来。他有些奇怪,以为太宰先生要对中岛敦吩咐什么事情,太宰先生却转向了他。他的表情有点奇怪,有些严肃却又带着轻松。这场战争中,你表现的很不错。说完,他像放下了什么东西一般,离开了。

  他在那里愣了很久,直到夜幕降临,他才反应过来这代表了什么。太宰先生的认可绝不仅仅是了结他的执念那么简单,这使他终于可以坚定地沿着自己选择的道路走下去,去往更广大的空间。看着漆黑一片的大海,他却莫名坚定的认为,明天一定是一个好天。

  又过了两个月的时间,他们在这边的任务告一段落,收到了可以返回的命令。但随着命令而来的另一则消息却令他有些心神不安:研究所那边有紧急事件发生,回去之后要做好心理准备,另外,太宰治再次不知所踪,就连中岛敦那边的人都无法与之联系上。

  他回去的那天天空很蓝,期待已久的阳光终于能够照射下来,人们的视野也不会再被雾气所遮盖,世界正在恢复它原本的面目,但有些人却已经无法再看到这一切。前来接他的人告诉他:中原中也于一个月前在研究所因为病重去世,同一天,太宰治再次消失。

  那实在是一场晴天霹雳。面对这个消息,他头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回到研究所,他什么都没说,先去了研究所特殊的墓地,那里只能埋葬一些对研究所有突出贡献的人,而在那里,他看到了中原前辈的墓碑。墓碑被打扫的很干净,而前方放着一排排新鲜的花束。他这才真正的感受到,中原中也去世了。

  中原前辈虽然不是他的老师,但他在太宰先生离开后,给他指明了一个方向,并且代替了太宰先生来教导他。更不要提他们作为双黑时交给他种种生存的手段,就算没有老师之名,也有半师之谊。如今他的离去,才令他明白,中原前辈在他的人生中,也占有一个很重要的地位。

  那之后的一段时间,首领没有给他任何强制性的任务,他的生活突然变得空荡起来。他并没有再去寻找太宰先生,他早已经明白,对于太宰先生来说,中原前辈与其他人是不同的,如今中原前辈已经离去,太宰先生不会再有其他的理由回来。每天他除了日常的工作之外就是去档案室翻看原来的档案与阅读书籍,这是他才发现,很多与中原前辈关系不错的人都在这几个月被安排了长期外出的任务。他想,这或许是中原前辈自己下的决定吧,他总是骄傲的。又过了几天,所长突然要求他去办公室一趟,到那时他才知道,中原先生将自己所有的书籍以及研究方面的笔记全都留给了他,其余的部分东西则通过邮政在去世之前便寄了出去,如今已经有人将其带走。研究所在环境改善后不会关闭为了留做一个纪念,而所长自己也将离开,他们这些人可以自己选择想要走的道路,国家会尽力满足他们的要求。

  后来,他在研究所待了很久,久到环境已经得到极大的改善,外面的世界变得生机勃勃,久到研究所的人员渐渐开始减少,他们纷纷去追求自己的道路,大楼也变得空空荡荡。在这漫长的时光中,也并不是没有人劝他离开,但他还是拒绝了。他出去的次数很多,去过的地方也不少,但无论离开多远,他最终仍然会回到这里。期间有人曾经问过他,他留在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他想了很久,最终仍是以沉默作答。

  或许因为那是一段无法忘怀的回忆吧。在这座研究所中,他学到了很多东西,也同样失去了一些。而每失去一次,他会感受到更多的东西。那些人带着希望离开,没有后悔,但应该有人来记住他们。直到现在,他孤身一人,却并不寂寞,因为他拥有着满满的回忆作陪。

  在中原前辈去世之后,太宰先生并不是没有现身过。那天来的突然,但他们都明白,迟早都会有这么一天。太宰先生仍旧是他离开时的那副打扮,满身绷带,米色大衣,脸上的笑容也丝毫未变。他光明正大的从大门进入,在大厅中等待着,但空气中某种压抑的氛围使得没有人敢与他对话,最后是还未离开的所长告知了他关于中原先生后来的事情。

  纵使太宰先生离开研究所那么长的时间,但大多数的地方他仍然来去自如,人们都纷纷避开他。那天是一个晴天,太宰先生在研究所待了很久,但总共只去了三个地方。办公室、墓地和病房。实际上,中原前辈虽然离开了这里,但他的东西仍然被有意无意的维持原样,丝毫没有被破坏。

  那天下午,正巧他手头上的事物告一段落,便循着手下告诉他的消息去了中原先生的病房。病房的窗户冲着西边,阳光洒进屋内,他站在外边只能看到太宰先生背对着他坐在中原前辈生前常坐的位置上望着窗外。阳光将他的背影缩小,颜色调暗。不久,他起身拍了拍衣服,自顾自的离开了,再一次的不知去向。

他目送太宰先生离开后,又返回了病房。坐在那人之前坐过的座位向前看去,透过对面的窗户,可以清晰地看到远处的大海,阳光照耀着海面,反射出一片耀眼的蓝色,太阳周围的云彩映照出橙黄色的光芒。他起身,走到窗边,那辽阔的海面带着阳光晃花了他的双眼,他仿佛看到那个已经离去的男人叼着一支烟斜靠在窗边,直直的望向被乌云遮蔽的天空,仿佛透过了层层障碍,看到了那令人炫目的阳光。

那曾是他的明天。

end

 

后记:写了将近一个半星期……最早的时候并没有大纲这种东西,直接开始写。大概是写到芥川开始被正式当做继承人的时候有了大纲,然而也仅仅只是短短的几句话……

由于是架空,人物性格与原著差别比较大,芥川对太宰治的执念并没有原著那么深,中原中也与原著也有不同的地方。

另外,因为是芥川视角,所以很多双黑之间的事情没有写出来,毕竟在后辈面前和两人单独相处差别不小……而且很多时候芥川都是后知后觉,毕竟两人的隐藏能力还是很强的。

实际上,自由想象的空间很大,有很多东西都是暗含着的。比如太宰治离开是为了寻找治病的方法,中原中也最后寄出去的东西是给太宰治的等等。另外有很多最初设定的东西也没有写出来……算了,没地方往里加了。

最不好写的地方在于芥川本人和太宰治的承认……还是给写毁了……

大概就是这么多。

评论 ( 8 )
热度 ( 27 )

© 漾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