漾莲

各位好~
磨练文笔中。
关注需谨慎,不定时给任何东西点赞,绝对不吃拆逆,有时吃all,欢迎同好。
话废。

春色三分

春色三分

  暮冬已过,又是一年春雨。

天上落下点点细雨随风飘入江中,路上的行人打着纸伞,脚步匆匆的向目的地赶去。

宽阔的河水翻涌着漩涡吞噬了天空中的细雨,路边杨柳以及那新出的枝芽都被笼罩在淡淡的水雾之中。

他与往常一样,在窗边的座位上坐下,要了一壶龙井静静地品。外面雨虽不大,但茶馆中客人却不少,屋内虽然说不上喧闹,但确实也并不安静。说来也奇怪,他坐下后,周围窃窃私语的声音确实小了不少。

“他又过来了,还是坐在那边……”

“嘘……别说话,谁不知道他是那个人的人……你忘记那个人的下场了!别让他听见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别看他了,我们聊点别的。”

“好吧……”

他随意扫了一眼,大多数客人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到来,有注意到的人也都刻意的不往这边看,他转过头去,静静地看着细雨笼罩下的城市。

“你又来啦?”不知过了多久,旁边一个悦耳的声音响起,他看过去,是一位漂亮的女孩,看起来刚刚成年不久,但见识过她的身手的,都知道她或许是这片小镇最不好惹的人。

他朝女孩点了点头,他知道她是这里的老板,自从她的哥哥离开后,她就接手了这里的一切事物。“你怎么有空过来?”平常时候她大多都在柜台算账,要不然就消失一天不见踪影。

“听说你经常过来待着?而且一坐就是一整天?那我总得过来看看,省得你哪天想不开就从前面跳下去了。”她将手中的东西放在桌面上,坐下倒了杯茶。看了眼封面,他才发现那是她常常在看的账本。“我可就你这么一个能聊聊的人,你跳下去了,谁来陪我聊天?”

“跳下去?你又不是不了解我,我还没那么脆弱。”他仔细看了看她,虽然有遮掩过,但她眼下仍有淡淡的黑影,拿着笔的手腕细瘦,脖子与肩膀处有些僵硬,一看就是常年伏案工作的缘故。“倒是你,注意一下你的身体,别累坏了。”

“恩。放心吧,我会注意的。和你一样,我也有不能死的理由。”她懒懒的对着账本,漫不经心地回答。“说起来,今天几号了,时间是不是快到了?”

“恩,还有三天。他们就该回来了。”他看向窗外,午时已过,外面的雨小了一些。路边的迎春花落了一地,行人来来往往,花瓣已然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余光扫见女孩还在看她的账本,不由得有些皱眉。“你每天都要看这些?”他知道女孩家里是一个大家族,却并未想到会有如此多的账务要看。

“是啊。”她头也不抬的翻过一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的事,产业可不止这座茶馆。要想让这些产业都活起来,不好好看账本可不行。”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他当然知道,自从他那个好友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以后,这位原本养在深闺的大小姐顶着重重的压力出来支撑起了整个的家族。原本已成衰败之势的苍家在近几年逐渐有重登巅峰的趋势,这都是眼前这位少女的手段。

他转过头去,沉默了很长的时间,最终,他问出了他最想问的那个问题。“你有恨过我们吗?”为了成功的除去那个人,他们用尽了一切手段。但成功的后果确是非常的惨烈,他的这些朋友,因为各种理由被逼的纷纷离开了这里。这位少女的哥哥,因为与那个人同族,一气之下抛弃了以他为骄傲的家族,远走他乡,去了边境。而自从那个人失踪开始,这个家族就受到了极大地打击,她哥哥的离开,更是雪上加霜。她的母亲自杀,父亲病重,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将所有的功力传授给了出来收拾局面的她。为了撑起这个家族,她日日夜夜的看各种账本,从最下层开始摸索如何振兴这些凋零的家族产业。不过五年,她就成功了。但随着家族产业的日益繁荣,她的身体却是每况愈下。尽管武功很高,但如果不使用内力,她的身体甚至连同龄人都比不上。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虽然他并不是她哥哥离开的直接原因,却仍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虽然不悔他所做出的事情,但仍然觉得少女是有资格恨他与他的朋友的。更不用说,原本少女与那个人就有很深的关系。

听到他的问话,少女手中笔一停,终于抬起头来。瞥了他一眼,又转向了窗外。“恨你们?”她嗤笑了一声。“你们没做错什么,我为什么要恨你们?”她随手将账本合上,眼睛仍注视着窗外阴沉的天空。“那个人的下场是他咎由自取,就算不是你们,也自然会有其他的人下手。至于我哥,那更不管你们的事了。不管怎么样,他都是我的亲人,既然他选择了那条路。为了保存下这个家族,那我只好走上这条路了。”无论这条路走得多么艰难,有多少的血泪,她都要咬着牙挺直身子走下去,因为从哥哥选择的那一刻开始,她就知道,她所背负的不再是她自己的命运,而是这整个家族的命运。

他沉默了下来,他早就明白,眼前女子的觉悟早已不是他们所能比拟的。在他们仅仅将目标放在扳倒那个人身上的时候,女子已然看清了他们的未来,从而坚决的放弃了自己的未来,无怨无悔的背负了本不属于她的命运。

“时间已经不早了,”他顺着女子的目光看向窗外,街上的行人各自向归处赶去。“你应该回去了,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聊吧。这壶茶,就算我请你的。”她站起身来,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东西,转身向柜台走去。时不时地向认出她的人点头致意,遇到熟悉的人也会停下来说几句话。

他叹了一口气,天色已然不早,但他并不愿意起身回去。那个人死后,虽然他们都知道和他脱不开关系,但在女孩的干涉下,仍然把大部分的财产都给了他。从数量上看,或许这一辈子他都不用在担心生存问题。但那个地方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从一座囚笼变成一座空屋而已,冷冷清清,毫无生气。待在那里,他时常会被回忆所困,带来无穷的噩梦。

外面的细雨已经停了,夜幕降临,江上的画舫透出了昏黄的灯光。微风吹过,带来了笙歌阵阵,就算小雨下了快一天,也没有打扰到那些达官贵人的享乐兴致。他从一旁的小店买了点吃的,顺着泥泞的道路向屋子走去。

 

三天的时光眨眼而逝,今天是这里不多见的晴天。三天时间里,他没再去过茶馆,一直待在屋子里整理他收到的书信。经过那天的谈话,他不太清楚如何面对这个或许是他们所有人中最坚强的人。简单地打理了一下衣服,看了看时间,差不多是信上所说的时间了。他将门锁好,走向江边。

来到江边茶楼,不出意外的看到女孩的身影出现在柜台旁,手拿着毛笔仔细记录着什么。他坐到老位置,仔细注视着自远方而来的船。不一会,一艘洁白的船自远方而来,由小变大,渐渐的可以看清船上画上的花纹,正是他们约定过的记号。他连忙起身赶向江边,正好看到站在船头的那个熟悉的身影。那个人明显也在岸上四处搜寻,他连忙挥起手臂向船上示意,那个人看到也向这边招手,并回头向船舱内说着什么,不一会,船渐渐地向这边使了过来。

船还未来得及靠岸,那个人就依靠着他的轻功直接跳上了岸。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就被他紧紧抱了一下,然后他转而拉住他的双手。“真是好久都不见了!小四,你近几年过得怎么样!想我们了没?”

他觉得自己几乎被眼前的人的热情淹没了,这么久没见,看来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活泼啊。听到他喊出的绰号,他感到了一阵无力,因为名字中有字与四同音,所以被他们称呼为小四。不过,那也是成年之前了。遇见那个人之后,几乎没人会再用这个绰号称呼他,乍一听来,虽然感到无力,但也确实令人亲切。“确实很长时间不见了,当然想你们。不过怎么突然这么称呼了?其他人呢,怎么只有你一个出来了?”眼前的人叫做赵谦澄,过去就一直是他们里面最活泼的,虽然在那个人出现之后就莫名的消沉下去了,但现在看来,他之前过得还不错。

“嘿嘿,我比较激动嘛,就抢先跳下来了。他们都在船舱里,至于为什么没和我一样子出来,当然是有惊喜啦。他们要等船停稳了再下来,要不然,你来猜猜惊喜是什么?”赵谦澄笑嘻嘻的开口。

“惊喜,什么惊喜?等等,你说船停稳……难道,是大嫂!”他猛然睁大眼睛看向赵谦澄。刚才他猛然想起,在前年,他收到的书信中提到他大哥与大嫂的婚事。

大哥叫做邹文生,大嫂叫做周婧,他们的经历诉说起来好似一个传奇。大嫂原是怡红院的花魁,而大哥只是她一时心血来潮救下的旅人。大哥是个重情之人,所以为了报恩,在解决了自己的事情之后,花了大价钱将大嫂带了回来,也正因为这样,才会出现大哥与苍家的各种恩恩怨怨。那时自己与他们还没有熟悉起来,只是隐约听说过他们的事迹。对他们开始有所了解是在大哥与那个人对上之后,那是他已有了离开的心思。为了脱身,他通过发小赵谦澄认识了大哥,之后大哥又联合了他的几个朋友、苍家少主以及部分江湖人士,对那个人展开了刺杀,虽然最终成功了,但也死伤不少,而且逼得他们不得不离开这里。之后他们的联系就只剩下了书信。

一位英俊的中年男子扶着一位美丽的妇女从木板上小心翼翼的走下了船,多年不见,大哥的身上多了些沉稳,少了些严肃;大嫂多了些安逸,少了些不安。“真是好久不见,过得还好吗?”看到他,邹文生笑着问。年轻的时候他为了梦想可以抛弃一切,使得当时的很多朋友在离开后都与他分道扬镳,现在还有联系的寥寥无几,除了赵谦澄和晓纯之外,就只剩下眼前之人了。“还行,就还是那个样子,反正现在我不愁钱财的问题。你们呢?逃亡的生活,想必不轻松吧。”他一眼看出大嫂现在怀有身孕,那么他们的生活应该是平淡安逸的吧。

“都过去了,虽然辛苦,但是值得。现在的生活非常满足,种田织布,闲暇之余游湖踏青。在离开这里之后,我一直期待着这种生活。现在官府禁令已撤,我们就打算回来看看你,顺便看看现在这里成什么样子了。”将近十年过去,对于任何地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短的时间,更不用说处在繁华之地的此地了。“行啊,那我带你们四处逛逛。你们在这里要待多长时间?”

“大约三个月左右吧,之后我们准备继续往江下游旅行,看看这片神州大地的壮丽景色。毕竟这一生短暂,不看看这片大地真是太可惜了。对了,你猜猜还有谁跟我们过来了。”他愣了一下,还有人一起?书信之中完全没有提过,他真的想不出来。“大哥什么时候也跟谦澄学了?不过,”他苦笑了一声。“我还真猜不出来。”

“喂。什么叫做跟我学!我又不是老是这样,不过,能难住你真是不容易啊。原计划本来没有她的,不过后来出了点事情,就跟着我们一起来了。晓纯妹子,快快快!出来看看你朝思暮想的人!惊喜来啦!”他完全没有想到。看着从木板上跑到他面前的女子,女子画了精致的淡妆,红着脸向他打了招呼后,就追着谦澄拍打。“什么叫做朝思暮想!我明明没有!柳大哥,别听他胡说!”

他完全没想到。来的竟然会是她。面对他们的笑容,他却什么也说不出口。他知道她并不是一个内心恶毒的女子,甚至是真的很善良很热情,虽然有些大小姐的脾气,但遇到有困难之人,她也不会吝惜她的帮助。但他真的不喜欢她,不知为什么,他们认识不久,她就疯狂地喜欢上了他。自从那时开始,每次他们需要同行的时候,他就恨不得离她越远越好。虽然朋友们都认为他俩很配,并努力撮合他们,可惜直到最后,他对她仍然是无感。

他沉默了一下,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努力不让自己留露出恶感。接着平静的向他们介绍着这块土地近十年的改变。他带着他们去看了他们相遇的地方,那里已经成为了一个客栈,由于处于繁华地区,生意兴隆;原本富裕繁华的北城在这几年中略有衰弱,取而代之的是靠江的南城,也就是他们下船的地方;至于原本那个人所在的府邸,由于他不善管理,很多地方早就已经杂草丛生,只有靠近大门的几间宅院还算干净整洁。由于大哥大嫂原本的小屋已经被付之一炬,柳宅的院落又很大,他最终还是邀请他们住进了自己的家中。

接下来一周又是阴雨绵绵,河水已经在渐渐地升高了。这一周里,他一直带着他们四处游玩,毕竟在这个地方呆的久了,再怎么麻烦的天气也能够适应。今天雨下的小了一些,几乎令人感觉不到,但他们都没有出去的打算。大嫂感觉有些累了,大哥决定待在这里陪着她;赵谦澄觉得要去的地方都去遍了,想去酒馆里喝酒,顺便去拜访一下自己原来的朋友们;王晓纯倒是欣喜于能够跟他独自出去,但他前一天就已告知他们自己今天要单独出门。

实际上,他只是不想和她单独待在一起,他自嘲的笑笑。许多年过去了,他对她的热情还是吃不消。在门外站了一会,他才反应过来并没有什么地方是他非常想去的。毕竟他在这个地方待了这么长时间,早就不知道逛过多少遍了。他默默地站了一会,最终决定去茶楼坐坐。

这周里他并不是没有去茶楼待过,虽然每次去的时间不长,但他一直没有看到女孩的出现。他也向侍者打听过,他们告诉他小姐有一段时间没来了。他稍微有些担心,毕竟虽然原来女孩有不在的时候,但并没有持续如此长的时间不去茶馆看看,那里几乎可以说是她的大本营了。

茶馆离得并不是很远,他沿着岸边走了一段,不一会就看到了茶馆的大门。他走进去,首先就向柜台看去,但令他失望的是,他并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或许她最近突然忙起来了也说不定,他摇了摇头,正准备走向自己熟悉的位置。当视线扫过去后,他微微一怔,女孩正坐在那里托着腮向外面看去。

他向她走了过去,她显得与往常大不一样。女孩换了一身新衣服,还画了淡淡的妆,将她的美貌显现了出来。他坐在她的对面,她并没有拿着那本一直陪伴在她身边的账本,而且,他拿起桌子上的杯子轻嗅了一下,那带着点点辛辣的味道,是酒。他从来没见过女孩喝过酒,无论是他们刚认识时还是后来渐渐熟悉起来之后。

女孩注意到了他的到来,但仍旧双眼放空地看向窗外。“好久不见。”她开口道,声音略显沙哑。“好久不见。”他仔细看了看她,虽然有着脂粉掩盖,但她的状态比之前见面的时候更差了。“你还好吗?”沉默了一下,他再次开口。“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没事,”她扯了一下嘴角,似笑非笑。“死不了的。”

他沉默。她完全看不出来还好的样子,他有点好奇她消失的期间都去干了什么,但他却无法问出口。“你怎么开始喝酒了?”他看了看桌子上的酒壶,量可不小,但几乎已经见底了。“闲着无聊,随便喝一点。”她不在意的回答道,连姿势都毫无改变。

 

支线一(告知结婚的消息)

他皱了下眉头,决定问个明白,女孩现在所干的事情,就像是完全不顾自己的身体一样。“你最近在干什么?感觉很忙的样子。”她并没有立刻回答,仍然看着窗外。

他感觉有些不妙,虽然以前聊天女孩的话并不多,但也并不会如此明显的避而不答,他有一种直觉,接下来不会是一个会令他放心的消息。

沉默在蔓延,他随着女孩的眼神看向窗外,那是江边的一棵杨柳,柳枝刚发芽不久,正昭示着春天的到来,他又回头看向女孩。

许久,她轻轻开口,“我要成亲了。”说完,她终于转过头来看向他。

他愣了一下,紧接着一句疑问脱口而出。“你要成亲了?”

“恩。日期已经定下来了。”她静静地注视着他,眼神无悲无喜,平静的可怕。“在杨花落尽的时候。”

“那你的家业怎么办?”不知为什么,他第一个反应竟然是这个。

“已经找好接手的人了。在我成亲前,我会将所有应该交给他的东西给他。从那时候起,我就与这个家族没有任何关系了。”女孩说完,又看向窗外。

他知道,女孩的父母都已双亡,唯一的哥哥也失踪的毫无消息,家族里剩下的都是几位没有能力维持家业的叔伯,否则也不会让她出来支撑。等等!几位叔伯?

“是那些人逼你的吗?”他感到非常的愤怒,十年来,女孩为这个家族做出的一切牺牲他都看在了眼里,这更令他感到难以置信,他们竟然对这样一位救了他们的功臣下手。

“有这样一部分的原因,但并不是最主要的。”她叹了口气,又看向他。“你以为我没想到吗?他们的想法,我一清二楚。想要避免,也很简单;毕竟单凭他们,对付不了我。但我并没有这样做,甚至就连这件事情,也是我主动提出来的。”她静静地开口,眼神坚定不移,静静地诉说着原本决定永远都要埋藏在心里的话语。

“你自己提出的?你不想再要这个家族了?”他感觉非常震惊,毕竟这个家族是女孩一手挽救起来的。

“不,当然不是。这毕竟是我的家族,是我将它再次带上巅峰的。我不可能会抛弃它。”女孩沉默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婚姻对象,我选择的是孙家的大少爷,他已经同意了。孙家是个不弱的家族,我们两家联姻,对我们来说都有好处。”

“就仅仅是因为这个?”他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要朝对方发火。“说实在的,你为你的家族做的已经够多了!”

“或许你觉得这件事并不公平。”女孩的声音仍然平静。“但自从我知道了他们的想法之后,我就一直在想,从怎么避免到坦然接受,我想了很多。最后我才发现,原来我还是很幸福的。”她将茶碗翻转过来,到了一些茶,用手轻轻转着茶杯,毫不急躁。“你看,比起那些一直待在深闺,从出嫁后才能够知道成亲的人是谁的女孩们。我练了武,挽救了我的家业,成为了一位受到人尊敬的商人,大部分时间都是自由的。还认识了很多不同的人,有了自己的朋友,并且是自己挑选的成亲对象。所以你看,我实际上非常幸运,而这些都是家族带给我的。我总是要出嫁的,在这重要的时刻,我只需要付出的这点代价,我觉得非常的划算。”

她朝他微笑,他却觉得心痛。他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幸运,但他看到女孩的笑容的时候,就已经明白,她早已下定决心,不容更改。

他沉默了很久,再次开口的时候,声音已经略有些沙哑。“那你的婚期定在了春末?”“恩。这大约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从明天起,我就要全心去准备转移家业的事情了,而在婚期过后,我可能会随着他去往另一个城市。虽然那里离这不远,但见面的机会估计将会很渺茫。”

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气氛一下子凝固了。对方看他没有回应,也不着急,又看向窗外,外边正值初春。她虽然早就做好要出嫁的准备,但却并没有想过,竟然会如此的迅速。还有短短的三个月,她就要告别这座她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小镇,远走他乡。

许久,他终于开口道,“为什么,会告诉我?”毕竟他们并不能算得上是朋友,甚至严格说来,现在的这个局面还有一部分是他造成的。“或许想感谢你吧。毕竟我能够出来见过这个大千世界有你的一份功劳;也或许,只是一种心血来潮也说不定,我今天高兴,就这么做了。这种事情,何必要知道的那么清楚。”也并不是不想告诉他原因,而是她自己都说不清楚。她曾恼怒过他所造成的一切,却也很感激在这充斥着繁忙与空虚的十年中,他偶尔的陪伴。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再不回去,等你的人就该出来找你了。对于那种大小姐,我还是敬而远之吧。”他内心十分清楚,这是在下逐客令。抬头看了看时间,已经将近午时,确实应该回去了。“那,我走了。”他站了起来,对方不在意的挥挥手,仍然注意着窗外。“你……”他顿了一下,“多保重。”接着转身离去,再也不曾回头。

女子楞了一下,然后无声的扯了一下嘴角,却没有再看他一眼。

 

之后的事情,他并没有历经全部。早在清明过后的第一周末尾,他就随着大哥大姐他们去往了另外一个城镇,而对于这里的资产,他思考了很久,最终还是并未全部卖出,在凑齐了路费后就没再继续动用。虽然他的加入令他们有些吃惊,但还是很开心的接纳了他,也没有询问他跟随的原因。他们玩的很开心,但他仍然在那座城镇告别了他们,拒绝了王晓纯的跟随,又继续住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开始了自己一个人的旅途。

他骑着马,独自走过了这片土地的许多地方,见识到了许多不同的人,经历了许多不同的事情。在这个期间,有欢乐,有悲伤。但在他闲暇的时候,思念故乡的时候,他仍然老是想起那天在他对面静静微笑的女子,想起他们偶尔谈话中的点点滴滴。然而无论时间如何流逝,她似乎都已一语成箴,那一次阴雨中的对话,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

 

支线二(不告知结婚的消息)

窗外又飘起了小雨,他看看她身上单薄的衣服,不由略有些担忧。“现在还是初春,你穿的这么少,不冷吗?”虽然女孩子拥有着不弱的内力,但她的体质仍然是畏寒的,他感到疑惑,这不是女孩会做的事情。

女子将酒壶中最后的一点酒倒进杯子里,微微晃着。“不冷。”她说完,将那些酒一口气喝了下去。

“怎么了?”他看着她,皱着眉头问道,最近似乎也没发生什么大事啊。他虽然一直在和他们在城镇中四处闲逛,但也并不是完全就不管四周发生的事情,该知道的事情,他还是知道的。

“也没什么大事。”她开口道,“只不过,前几天我收到了一封信。”

“信?有什么奇怪的吗?”他有些疑惑,虽然女子没有什么在其他城镇的朋友,但她的下属有的时候会给她寄信,所以对于她来说,收到信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信不奇怪,内容奇怪罢了。”她看着他,嘴角挑起了一抹奇怪的弧度。“寄信人是我哥,漂泊了这么多年,他终于要回来了。你说,这奇不奇怪?”

听到女子的话,他愣在了那里。这么多年过去了,见识过了这个家族渐渐恢复的过程,他有期待过男子的回归,却从来都没有想过,男子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回来。

在他看来,女孩的哥哥是一个黑白分明并且非常固执的人,这件事,早在他们认识之初就显露了出来。对于家族,尤其是那个人,他的哥哥非常的看不惯,尤其是后来那个人越来越偏激,越来越变本加厉的时候,她的哥哥经常当场与那个人对峙。而家族里的几位长辈们的做法,更导致了他与家族之间的分歧越来越大,他与家族决裂,甚至还在彻底与那个人翻脸之前。

他曾经期待过,在女孩开始执掌家族之后,他的哥哥会不会回到这里来,毕竟当时在他离开之前,他们兄妹的关系并不算差。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失望越来越大,甚至他都认为女孩的哥哥已经在外面死亡或者失踪了。女孩的哥哥现在有了回来的消息,他并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但是女孩的情绪很不对劲,这令他生疑,是不是还有什么他并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

“你哥哥回来,你很不高兴?”他沉默了许久,终于开口问道。

“也不能说是不高兴,只是感觉很复杂。”女孩冷淡地说到。“你呢?怎么有时间过来看我了?不陪着你的那位追求者了?”

“她又不是小孩子,哪里需要人陪着。大哥他们今天想留下休息,我就来这里看看你。你最近都在做些什么,有一段时间没来了?”女孩看上去不太好,他有些担忧她的身子。

“……没什么,家族里的一些事情罢了。对了,看在认识这么久的份上,帮我个忙吧。”女孩扫了一眼窗外,对他说道。

“怎么了?商业上的事,我可能帮不上什么忙;但其他方面的,你尽管说。”在他印象中,女孩从来没有找别人帮忙,她很要强,大多数事情都是自己亲力亲为。

“我哥信上说,他会在三月中旬回来。但那时我的家族里有些事情,没办法接纳他。你能不能代替我去接一下他,顺便让他住到你那里去?”

“住到我那里去?这倒是没问题。但是你不去自己迎接他吗?”他疑惑的问。女孩并不是一个薄情的人,当初她和这个亲生哥哥的关系也并不差,为什么不去与他见面呢?

“我大概明后天就要去挨个查看我家族的产业,而这件事情,不出意外的话,将会持续到四月初。家族里面的大多数人还并不知道他要回来的消息,我需要慢慢透露出去,这个时间也不算太短。所以顺利的话,大概四月初能够让他名正言顺的回到家族中来。”女孩慢条斯理的解释着。

“你要出门?什么时候,我去送你吧。”他有些担心。

“用不着。”女孩飞快的拒绝。“接下来直到四月初,我应该都不会再来这。如果我哥有什么事请,你就过来跟这里的侍者说,他们会告诉我的。”

“行。那你哥哥什么时候到这里?我回去收拾一下。”

“也就是一周之后吧,到时候如果知道了确切的时间,我会找人告诉你的。行了,时间不早了,我还有点事情,先走一步。”女孩又看了一眼窗外,将桌子上的东西收拾了一下,转身准备离去。

“你注意点身子……别累坏了。”他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准备走,眼看着她准备离去,连忙大声喊道。

女孩楞了一下,但并没有回头,停顿了一下,反而微微加快脚步匆匆离去。

他看着她走入后屋消失不见,转头看向窗外,百花渐渐准备开放,春天开始显露出她的存在。

 

转眼间就到了三月中旬,他信守承诺将女孩的哥哥接到了家中。他的客人们听说女孩的哥哥要回来了,都准备在多留一段时间,毕竟他们当年也都认识。虽然不是特别熟悉的朋友,但都并肩作战过,自然有一份情谊在里面,不见一面太说不过去。

他们都很开心。苍枫虽然对于他为什么不能回到他的家族中有些疑问,但都被见到旧友的喜悦冲淡了,也就没有询问这方面的事情。从这里离开后,他在外面流浪了很久,经历了很多事情,从一个富家少爷成长成了一位有担当的男子,渐渐地也释怀了与家族之间的仇恨。他明白,有很多事情,并不是你不想承担就可以不承担的;有些人,也并不是你说不想辜负就能够不辜负的。这期间,他确实想过回来看看,但近几年江湖上大事不断,使得他老是耽误了行程。这次是由于江湖上一位有名的美人要出嫁,许多有名的江湖人士都从各地赶了过来,他正好要回家看看,早就做好回来的准备了。

“美人要出嫁?什么美人啊,我怎么不知道?”赵谦澄奇怪的问道。

“你确实可能不知道。她只给江湖上最顶尖的一部分人发了请帖,我还是从我朋友那里知道的。据说那位美人出名的时间在五六年前,武功极高,在江湖上活动了大概三个月左右,但之后就渐渐销声匿迹了。我朋友见过她一次,虽然确实挺好看,但是美貌倒在其次,主要是她的武功很高,所以我想既然回家,那顺便就回来看看。”苍枫喝了口茶,笑着说。

“那是什么时候啊?有消息吗?”大嫂好奇地问道。

“有。请贴上面说的是三月末,成亲的对象是孙家的少爷。”

“孙家?那可是个大家族啊。”大哥惊讶的开口。孙家可以称得上是富可敌国,他们在江湖上也有一定的地位,孙家的少爷更是早早就掌控了家族。

“那这次那位美人的出嫁,一定会有很多人来看了?我们也去看看吧。”赵谦澄坐不住了,一个劲的撺掇他们去凑热闹。

“行啊,那就去看看吧。”大哥笑着说道。

 

那位美人成亲的日子定在了三月廿四,三月的最后一天。但说实在的,他对于三月下旬到四月的日子记忆得非常模糊。

他明白原因的。无论多少年过去,他都不曾遗忘过那一段无比混乱的日子。

那一天到来,成亲的队伍无比庞大,也来了许多有名的人物。新娘无比的美丽,她异常平静的路过了他们,走向了她自己选择的道路。而他们,所能做出的行动,只不过是在一旁默默地观看。

朋友出嫁,而你在她出嫁的那天才知道了这个消息,你会是什么感觉?他只感觉到了震惊和无比的混乱。他从来都没有想过,江湖上发出请帖要出嫁的那位美人竟然会是她。之后的日子也都是混乱的,苍枫无论如何都不肯相信,他的妹妹瞒住了所有人自己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也渐渐地看清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苍枫能够名正言顺的回到家族里去了,因为前一任家族掌权人如今已经出嫁,而整个家族并没有能够接替的人存在。一些叔伯们提议得到了通过,最终将离家已经将近十年的大少爷迎了回去。

他明白的,他们都明白。这是一场不知什么时候布下的局,她用自己的未来换来了家族的强盛。这个家族是她耗尽心血支撑起来的,她怎么可能不去管它的死活?早在她转身离去不曾回头开始,这场局就已经紧锣密鼓的开始布置了,她是主角,而他们只是跟着剧情发展前进的路人而已。终于,大幕落下,她独自一人走远,将他们留在身后,再也不曾回头。

 

从那以后,他就离开了这座城镇。也有收到苍枫寄来的一些信件,但终究再也没有回去过。杨花随风飘落,两分归于尘土,一分被流水带走。春色已逝,他独自走过夏秋冬,他的生命中,从此再不曾有春天来临。

 

在临走之前,他最后回头看向这座城镇。他想,或许这,就是爱情吧。

 

End

 

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

【作者】苏轼 【朝代】宋代 

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抛家傍路,思量却是,无情有思。萦损柔肠,困酣娇眼,欲开还闭。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处,又还被莺呼起。

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评论

© 漾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