漾莲

各位好~
磨练文笔中。
关注需谨慎,不定时给任何东西点赞,绝对不吃拆逆,有时吃all,欢迎同好。
话废。

死亡相关1 练笔

警告!

练笔之作

不算同人但确实有不是自己创作的人物……

某些话有化用,非原创,如果不妥请告知,可以改。同时向某些太太告白,不过真的不敢@ 

不敢说是同人……毕竟和他关系不大。

纯练笔

 

正文

  她愣愣的走在小巷中,手中的长枪拖在坚硬的石板上带出一连串的噪音,却淹没于铺天盖地的雨声之中。天色昏黑,豆大的雨点将两边的人家都埋没在水雾中,茫然间似处于无人之境。路上零散的行人都步伐匆匆一晃而过,没有人会关心一个淋雨的疯子,有看到她的人也都刻意忽视。世间不太平,战乱将起,谁会愿意再这样一个危险的时刻去帮助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士呢。

  身上沾染的血液早已被雨水冲走,衣服湿淋淋的贴在身上,裸露的伤口早已不在流血。她早已无处可回,随意的拐向另一条小巷,靠着墙缓缓坐下,手中早已被雨水洗净的长枪被她随意的弃之于地,长枪与石板接触发出清脆的响声,但随即被雨水覆盖。

  她靠着墙,仰头看向天空。天空漆黑一片,夜幕已然降临,雨势却越发的大了。雨声打在石板上不断地发出声音,她却觉得愈发的寂静。湿润的长发胡乱的覆盖在脸上,阻挡了她仰望天空的视线,她却懒得将其扫到一旁。她低下头,看着张开的双手,在雨水的冲刷下,手掌还是白净的一如往昔,然而,她却早已是另外一个人,回忆过去,那永远是没有意义的。

  父母双亡,她应该是伤心的;大仇得报,他应该感到高兴。然而,她想哭,却早已失去哭的理由;她想笑,却丧失了笑的力气。她觉得淋雨不是她应该做的,却又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她思来想去,又觉得没有什么可以想的。过去不需要,未来不存在,现在,只有大雨与她相伴。身上的伤口早已麻木的没有了痛感,浑身发冷,无力,嘴唇发白,她也不太在意。疼痛消失以后,她一时间连自己的存在与否都无法确定。理应恐惧的事情却让她感到了久违的平静,其实死亡也是很美好的,什么都不用去想,没有伤心,没有欢喜,终于摆脱这个残酷的世间,什么都无所谓了。

  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佛家八苦,年华不过二十的她,却已经品味了其中六种。老离她太过遥远,她也明白自己已经失去等待的资格。她想起那人在与她闲聊时说起的话语。

【死亡是位美人,我曾与她共舞过一曲。但是她的舞实在是跳的太差了,所以我回来了。但是我终究是要回去的,我清楚的明白这一点。】*

【别为我伤心,如果在现实中我得不到我想要的,那回到那里也是不错的选择。】*

如果能与死亡共舞一曲,那也不错。不过她希望对方的舞能跳的好一些就更好了。雨声渐渐减弱,直至消失。优美的乐声响起,帅气的舞伴站在她的面前,她将手搭上对方等待已久的手中,身上的衣服优美华丽,她顺着对方的力道移步,轻盈的跟上节拍。高潮渐近,对方轻托她的手臂,她干净利落的转身,跳跃,飘逸的裙摆画出炫目的痕迹,乐声终于到达高潮,她回身旋转,舞台上绽放出火红的花朵。音乐走到尾声,她与舞伴相互致敬,弯腰谢幕。随后,她潇洒转身,毫无畏惧的走向黑暗,去拥抱她的未来。

end

 

注:*属于化用,与原句想表达的意思略有不同。

评论
热度 ( 1 )

© 漾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