漾莲

各位好~
磨练文笔中。
关注需谨慎,不定时给任何东西点赞,绝对不吃拆逆,有时吃all,欢迎同好。
话废。

【黑夜将至同人】对影成三人 全文

注意事项:

  1. 此文中涉及到及其大量的私设和疯狂ooc,请不要吐槽感情戏,我真的尽力了。格式暂时先不改了,太累。

  2. 本文最基础的设定(梗)有三个:灵魂上的时间穿越、灵魂伴侣以及一般情况下灵魂伴侣相互之间会有代表对方的图案(注意:一般情况!)。

  3. 本文中灵魂伴侣的私设很多,比如虽然身为灵魂伴侣,但并不是所有拥有灵魂伴侣的人都在一起了;比如并不是所有人都拥有自己的灵魂伴侣(是的,可以理解为哨兵向导那种少数人才能拥有)。杨会长不是一般人,所有关于他灵魂伴侣的疑问都会在文中得到解答。

  4. 本文在中期会涉及到其他书的cp,cp为《魔道祖师》的双道长,本人非常不喜欢薛某人。

  5. 此文是IF路线。cp为于/杨和于/杨。(懂的人都懂√)

  6. 全文+后记一共1w5左右。


0

光,那是一道光。

被击中的时候,他并没有感觉到疼痛。他只是觉得这光芒很冷,是那种深入骨髓的寒冷。有什么力量将与他很亲密的事物分离了出去……他听到了呼唤,那件事物在拼命地挽留自己。哦,有点失策,他想,我应该告诉他一声的。

身体很沉重,他感觉自己的意识在向上漂浮。那道光过后,周围并未陷入黑暗,仍有微量的光芒在照耀着他,灵魂很轻松的脱离了肉体在上升。

这似乎是不对的……他模糊的意识这样警告他。但究竟是哪里不对呢?

脑子模模糊糊的,他不喜欢这种感觉。手腕处仿佛有一样东西拽住了他,他感觉到了安心。我知道那是谁,他笑了起来,是个二百五。

意识仍在上升,速度愈发的加快了。他努力的想看清眼前的东西,却未能感觉到双眼的存在,似乎连肉体也不复存在的样子。

仿佛被温暖的水流所包含,浑身暖洋洋的。有着无法阻止的困意袭来,但他不愿意就这么睡过去。如果被某人知道了,总感觉会被嘲笑啊。如此想着,他努力抵挡着想要睡觉的欲望去向上看去,虽然还是没有控制身体的感觉,但他还是隐隐约约的“看”到了什么。

——是一个与他擦身而过的人影。

 

1

如果有一天,会有一个奇迹出现,让你与一位你非常希望与之相伴却由于种种原因销声匿迹的朋友见上一面,你会想与他说些什么?赎罪吗?道歉?还是相望不语?喜悦?快乐?还是回首过去?这大概是没有一个定论的吧。每个人的经历与性格都有所不同,所选择的道路自然也会不一样,但我想,无论是谁,都会希望出现这样的一个奇迹。因为无论如何,人的生命中都有希望弥补的遗憾。

 

最先恢复的大约是听觉。他似乎听到了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不,不是他近几年听惯的那些叫法,而是更加遥远一点,遥远的仿佛是前生的和平年代传来的呼唤,他所熟悉的,被深埋心底的,再也无人呼唤的名字。

他睁开了双眼,抬起头,眼前陌生又熟悉的环境令他微微愣了一下。他正对着一扇没有拉窗帘的窗户,窗台上摆放着几盆长得郁郁葱葱的绿植,向窗外望去,远处正好是一个处于两栋楼之间的缝隙,从那里可以望见远方的公园。现在正好是上午阳光明媚的时段,公园中的人络绎不绝。

——这是他初三的时候所租住的房子。

桌子上摆放着的是他之前完成的作业,笔迹非常的随性,显露出主人漫不经心的态度。他看着那些已经变得陌生的题目,不禁感叹那时候的自己虽然聪明,但确实不是一个热爱学习的人。自己只有真正需要的时候才会认真学习一下,其他的时候,就纯粹看自己的心情如何了。

幸好自己聪明。他想到,随即微微一愣,苦笑了一下。……是啊,幸好自己聪明。

突然间,放在桌子一角的电话响了起来。他起身看去,那是一串烂熟于心的号码。他拿起听筒,大脑中一片空白,使用的语气却熟练地与这时候的他几乎完全一样。

“喂,于谦啊,怎么了?”

大脑已经不再是一片空白的状态了,各种思绪乱成了一团。

“……千子,咱们之前打算今天下午要去拜访那位老爷爷的,你不会是忘了吧?”

在真正知道那个能力以及使用方案之后,他曾在艰难挤出的休息时间内想过当再次面对对方的时候自己是什么感觉。但真正听到对方声音的时候,他反倒是平静了下来,感觉自己愈发的轻松。

“怎么会呢?我记性这么好当然没忘。你过来找我还是老地方见面?”面对对方的提问,他熟练的想要像往常一样蒙混过去。虽然很久没使用了,他想,但应该是没问题的。

“所以你还是忘记了。”电话中传来的声音带着一些无奈。“你对自己的事情也要上点心啊,你不会连自己准备问什么都忘记了吧?”

怎么会忘记呢……初中正是他灵魂印记逐渐清晰的时候,与常人出现时间相差巨大的时间以及那个模糊的印记令当时的他百思不得其解。好不容易得到了一个可以解答他疑问的机会,他自然记得很清楚,清楚到……直到现在他还记得。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大部分疑问都得到了解答,但能够听一听别人对此的解释,对于他来说,仍然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灵魂伴侣这么重要的事情,我觉得我的记性还没有差到那种地步……到时候怎么见面?”杨小千看着窗外的景色,心中却带上了疑惑。

“我现在出发去找你,然后咱们一起过去,你过一会下楼就行。”对方似乎放过了他忘记时间的事情,简单做了约定以后,便挂掉了电话。

 

他将听筒在电话上放好,心中的疑惑却愈发加重。在他的记忆之中,当时在上初三的他确实得到了一次解决疑问的机会,但是出发的前一天晚上,他却突然发起了烧,整个人晕晕沉沉的过了两三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睡眠中度过的。人都不清醒,自然也别说解决问题了。受他的病情影响,于谦一直在帮忙照顾他,自然也没有去。后来老人似乎一直都没有时间,再加上他们上高中后事情变多,他又开始觉得灵魂伴侣的事情并不是那么重要,之后老人去世,那次未成功的拜访就不了了之了。

但现在……不知道这次拜访会产生什么影响,不过能够从这次不同的拜访来看那道光线的影响。毕竟真正受到光线伤害的人几乎没有,大多数人都觉得只是一场梦境,对现实是没有影响的;小部分人也仅仅觉得这属于精神攻击。自己也是验证过受到攻击后对身体绝对没有伤害后才敢尝试的。这次与过去不同的事情的出现,正好能够实验他的一些想法。

他走到床边准备换上出门所要穿的衣服。脱下衣服,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由于初中时候经常锻炼,身体还没有后来由于长时间工作所导致的瘦弱,头发没有夹杂着根根白发,仍然乌黑。后背处的灵魂印记仍然是那时候仅仅显现出一个模糊轮廓的状态,没有名字,没有花纹,仿佛只要穿上原来的衣服,他就还是那个无忧无虑的杨小千。

就好像——一切都还没有发生,一切都还有机会改变。

他换好衣服,仔细端详着镜子,就算面貌一样,仍旧是不同的。是啊。他想,例子不是很早就存在了吗。镜子中的人虽然仍然是一副年轻的相貌,但他的双眼却流露出一种上位者的威严、深深的疲惫以及流离的陌生感。

不知道能不能瞒得住呢。他看着镜子叹了一口气,毕竟是一起从小长大的朋友,这么大的差别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如果被于谦认出来,他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真的不愿意思考这个问题,大概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他看看钟表,感觉时间差不多了,检查了一遍出去要带的东西,决定到楼下去等待。

  

2

  他推开单元门,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祥和的场景,那是自灾难后很少在会出现在他身边的场景了。走在路上的人们没有后来的悲伤与惊恐,谈论的话题也不是异能与战斗,而是身边平时的小事,但就是这种琐碎的小事情更能够体现出人们对现在生活的喜爱。杨小千看着这对现在来说稀疏平常的生活,对比自己的记忆,更觉得实在是来之不易。

  和平是如此的脆弱,脆弱到仅仅是轻轻一碰就如同气泡般碎裂开来。世界局势变化如此之快,权力、利益以及政治的冲突,上位者永远不可能把和平放在首位。大国之间能够掌控局势的,永远都只有利益。

  杨小千静静地看着在楼房前欢快玩耍的小孩子,继续发散着自己的思维。不知道于谦会怎么看待他这个从未来前来的好友,虽然本质并未改变,但他仍然与原来的杨小千截然不同了。未来战争的压迫令他不得不以自己所能达到的最高的速度来成长,将所有的精力都用于这个方向。就算外表上仍然是一个青年人,甚至实际上刚刚成年不久,但他的灵魂,真的有一些不堪重负,无比疲倦了。

  在这个寒冷的世界上,虽然他幸运的拥有灵魂伴侣,但就算是灵魂伴侣,也并不都是可以分享所有的秘密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骄傲,更不要说他们两个,相处如此之久,都很了解对方的难处,平时是不怎么干涉对方的生活习惯的。

  更何况,在不健康的习惯上,两个人都是半斤八两……

  

  “千子!”路口传来的呼唤打断了他的思绪。他抬起头来,一瞬间愣住了。于谦沿着小路向他走过来,看见他望过来了,便抬手向他打了一个招呼。

  没有矛盾,没有车祸,没有不得不经历的别离。既然悲剧开始的时间点未曾到来,那么,他是不是可以做些什么,是不是就能够避免呢?想到这里,他下了决心,既然这次机会来之不易,那么就算回去以后会被他们说教,自己也要尽最大努力,告知挚友避免未来的那个悲剧性的结局。他一边继续着自己的思绪,一边向那边静静等待他的于谦走过去。

  “看你在那边一脸沉思状态,在想什么呢?”于谦并没有对忘记了这次出行发表意见,大概也是习惯了他不上心的态度。但杨小千今天的表现与平时略显不同,他还是产生了些许疑惑。

  “恩……一些还需要仔细思考的事情,等我想通了就告诉你。”杨小千笑了。“你这么了解我,就先让我保留一些神秘感吧,对你来说,可能是个惊喜也睡不定。至于现在,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怎么去那位老爷爷家,我可不认识路啊。”

  于谦也笑了,正如杨小千所说,他俩一同长大,相互之间简直不能再熟悉。想要有神秘感可是不容易,不过以往都是杨小千给他惊喜或者惊吓。相处久了,他也想要给杨小千一个意外,所以这次他也准备了一个惊喜,就是不知道到时候告诉杨小千后会是惊喜还是惊吓了。

  “要不是你自从第一次去了以后就怎么都不愿意再去了,你可以很早就知道灵魂伴侣的特殊情况的。那位老爷爷懂的很多东西在平常的书籍上都没有记载,去拜访能知道很多东西。”于谦带领着杨小千走到公交站牌下等待着公交车的到来。

  杨小千跟随于谦此次去拜访的老爷爷姓陈,据说是从高位上退休后到这里养老的。他以前因为在比较高的位置,所以知道了很多平常人不是很清楚的事情。这位老爷爷的脾气很好,和小孩子很合得来。虽然很多事情不好说出口,但他的人生经验却能够让和他聊天的人们少走一些弯路,所以很多大人喜欢将他们的孩子送到老爷爷那里,一是自己工作忙,让老爷爷看着会放心很多,一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在老爷爷那里学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至于于杨两人与老爷爷的相识也没有什么稀奇的。当时他们都是住在那附近的房子里,老爷爷刚搬来不久的时候,他们还在上小学,基本上没有什么课程。杨小千又是一个喜欢到处玩的性子而且也不怕生,所以他们在小区见经常会遇见。一来二去聊得多了,相互之间就自然而然的认识了。不过后来他们搬了家,离老爷爷的家远了一些,再加上杨小千当时的兴趣点转移,他就不怎么喜欢去拜访老爷爷了,仅仅只在父母一起的时候去过一次。不过于谦倒是一直坚持着每过上个两三周就去拜访一次,聊一聊平时的生活什么的,久而久之,这个习惯一直坚持着。直到他们上了高中,去了远江市,距离更远了,再加上课程比较紧,于谦才只能在寒暑假回来的时候去拜访,这个习惯一直持续到高三开学后老人因病去世才终止。

  末世开始之后,杨小千也私下里去找过老爷爷的亲人,却发现他的亲人在很早前就已经搬去了国外,只有老爷爷自己一人仍然坚持着留在国内。而由于杨小千很少去拜访老爷爷,老爷爷本人也已经去世,很多细节记不太清,他最终连老爷爷被葬在哪里都不知道。最终,他也放弃了去查老爷爷确切的生平,既然没有听于谦提过,那自然是老爷爷本人也不愿意提他年轻时候的事情。既然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那就都让它过去吧。

  “虽然我不愿意去,但不是有你嘛。”杨小千靠着公交站牌,等着公交的到来。“那位老爷爷经常给我们讲他的很多人生经历,告诫我们要谨慎小心。但当时我的兴趣不在那里,所以去了一次之后就不怎么在想去了。但没关系啊,你去了,听到有用的东西自然会告诉我的,不是吗?”

  当然。于谦听着杨小千说话,并没有回答,这对于两人来说已经是心照不宣的东西了。看着时间差不多的时候,公交车来了,两人找到地方坐好以后,继续他们的闲聊。

 

3

  和平宁静的生活。杨小千一边聊着天一边分神看着窗外,看着正常生活下各种各样的人们为了自己的生活步履匆匆,默默的想到。在未来,虽然人们仍然在为了生活而奋斗,但更多的人将重心放在了生存上,地球岌岌可危,生命受到了威胁。一次又一次的“试炼”使得他们没有更多的精力投入在改善生活上面,光是为了活下去就竭尽了全力。杨小千在学习之外也曾看到过一些有关于末世的书籍,虽然未来比那些小说中的状况要好得多,有着相互帮助的可能性,但人类的生存危机仍既无法忽视,未来依旧迷茫。

  将思想收回,他看着与他聊天的于谦。末世开始之后,他知道了很多原来迷惑的事情,其中有一件事是关于他的灵魂图案和灵魂伴侣,而另一件事,就是有关于谦的灵魂伴侣了。虽然知道了是谁,但这同样令他产生了新的疑问,不知道这次能否得到解决。

  闲聊之中时间过得很快,他们沿着小路向老爷爷家走去。于谦敲了门,报上了姓名,杨小千看着为他们开门的老爷爷,礼貌地问好后,试图在记忆中找到他的相貌来对比,却发现他差不多已经完全忘记了老爷爷的样子,只记得对他们这些小孩子都比较和善。

  他们跟着老爷爷在客厅内坐下,屋内的摆设很简单,都是一些常用的东西,但可以看到有很多小孩子的玩具被整齐的放在一边。他们与老爷爷简单的聊了聊最近的情况,终于进入了今天的正题。

  “孩子,你能给我说说你遇到的具体情况吗?于谦上次来时只是给我说了你灵魂图案与其他人的差别很大。”老人很和蔼的问道。

  一般来说,拥有灵魂伴侣就意味着这个世界上有着另外一人与你灵魂相契合,本质相同。你们心意相通,相处和睦,足以称得上为天作之合。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如此的幸运,世界上拥有灵魂伴侣的人并不算多数,大多数拥有灵魂伴侣的人会在出生的时候身上便带上象征对方的图案,图案每个人各不相同,很多都是在未来对于另一人来说最深刻的东西,但也有直接在身上出现对方的姓名的,但无论是什么,都是象征的另一人对于自己是独一无二的。

  灵魂伴侣是一种很神秘的事物。很多拥有了灵魂伴侣的人都提到,他们自有意识以来会有一种感觉,自己的灵魂与另一个人有着奇妙的联系,好像一条细细的线将他们牵住。每当自己感到孤独寂寞的时候,这条奇妙的联系会使他们感到平静安心,因为他们并不是独自一人在这个世界上艰难求生。所以,如果拥有一个灵魂伴侣,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一件及其幸运的事情。

  灵魂伴侣一般情况下都是象征着对自己极其重要的人,是一种唯一。有大多数拥有灵魂伴侣的人们都会寻着冥冥之中的感应去与对方靠近,相识,然后相伴一生。但也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这样去做,毕竟现实生活中的很多情况是无法被预料到的。比如当自己身上的灵魂印记突然有一天从黑色褪成了灰色,就意味着对方的不幸逝世。比如有一些人追求极致的自由,认为灵魂伴侣对自己来说是一种束缚,所以直至死亡他们也未曾在意过这种联系。在这个世间,总是残酷的事情被更多的发生,并不是所有人都拥有好运的。

  “是这样的。我在出生的时候身上是有灵魂印记的,位置在后背上,但只是淡淡的一点。听我父母说,当时的医生都不太确定这是否是真正的灵魂印记。”杨小千笑了一下,“直到后来,我渐渐长大后,却发现后背上的灵魂印记竟然在一年年变得更加清晰。现在我上初三,而后背上的印记差不多已经出现了一个完整的轮廓了,虽然感觉还是没有完全显露。据我所知,很多有灵魂印记的人并没有像我一样是慢慢出现的,而是从出生的时候就完全出现了。”

  看着老人陷入了沉思,杨小千也很好奇老人会给出一个什么样的答案。虽然站在他的时间点来看,从灵魂印记完全出现的那一天起,这个问题已经拥有了答案,但这个答案也仅仅是他的想法。现在能够听一听老人的解答,他还是很想知道的。

  老人闭上眼沉思了一会,然后缓缓地呼了一口气,略带严肃的开口:“孩子,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想先问你对于一件事情的看法。”

  杨小千略带疑惑的转头与于谦对视了一眼,然后一同看向老人。

  老人静静地望着他们。“既然这个世界上有着灵魂伴侣,那么就说明了人的灵魂与人的灵魂之间是有着契合度的,如果两人灵魂的契合度到达了一个很高的点之后,两个人身上就会出现表示对方的印记。你们认为我对于灵魂伴侣这个解释合理吗?”

  合理。他们都点了头,虽然都说灵魂伴侣是偶然情况,但这个解释确实能够说明灵魂伴侣的存在。

  “既然人的灵魂之间是有着契合度的,契合度达到很高的点后就会出现图案。”老人沉默了一下,压低声音后再次开口。“在这个世界上很多时候都有着意外,都有偶然。如果有一个人的灵魂与其他的灵魂契合度非常的高,但是其他的灵魂并不是一个,而是多个的时候,这个人的灵魂图案又会是怎么变化的呢?”

  老人的话出口,房间内陷入一片寂静。

  杨小千愣住了,他完全没有想过还会出现这种解释。在灵魂伴侣这方面上,他与大多数人的想法是差不多的。研究的资料都认为,拥有灵魂伴侣的人只会有一位灵魂伴侣。历史上,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会拥有两个灵魂伴侣,有人倒是拥有过两个灵魂图案,但最后却发现这两个灵魂图案只是代表了一个人经历了大变之后的两种不同的性格。

  倒是于谦思索了一会后开了口。“那陈爷爷,您的意思是说千子可能拥有多个灵魂伴侣?但这和他的情况似乎并不太一样?”他也是看着杨小千的图案不断变化的,对变化的过程基本上也是一清二楚。

  “是的。但我对他的图案变化的思考是从这个观点上产生的。在此之前,我还想问另一个问题,你们知道宿命论吗?”老爷爷再次提出的另一个问题使他们再次沉默。

  他们两人不傻,明白接下来的结论大概是以宿命论作为基础的。而谈到宿命论,总不会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最终,他们都做好心理准备后点了头。

  “灵魂是一种神秘的东西,命运同样神秘,而在这个基础上出现的灵魂伴侣自然也带了神秘的因素。都说灵魂图案可能代表了另外一人的性格、爱好或重要的事件,既然都是在当时还未发生过的。那么是不是可以意味着这在某种程度上预言了未来?”老爷爷没有给他们深思的时间,继续开口。“你的灵魂图案并不是一开始就完全出现的,如果和你灵魂契合度高的人不止一个,那么可以得出两个结论。第一个结论是,你的未来是不确定的,可能会发生什么连命运都无法预料到,所以它只能够根据你的过去和其他人的未来来给你预测。随着你的长大,不断地做出自己的选择,未来也会愈加的清晰,所以你的灵魂印记才会一点点的出现。”

  老人喝了一口放在桌子上的水,看着他们两个人,叹了口气,继续说道。“第二个结论就是,与你有着极高灵魂契合度的人的未来是不确定的。或者说,是他们的未来都是不确定的。命运虽然能够做出大致的猜测,但并不能精准的判断你的灵魂伴侣究竟是其中的哪一位,所以在最开始的时候,只是一个浅浅的印子,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可能性的削减,最终清晰起来。但这也说明了另外一件事情:即当你的灵魂印记真正清晰的那一天,就是与你灵魂契合度极高的人只剩下了最后一个的时候。”

  “这是无法阻止的吗?”于谦沉思了一会问道。人是有一定的反抗精神的,死亡总是希望被避免,若是能够改变的话……说着俗套,但谁不喜欢皆大欢喜呢?

  杨小千仍然沉默,一方面于谦已经代替他问出了他想知道的问题,另一方面,他的灵魂印记真正清晰地时间是在于谦到来的那天晚上,而不是车祸发生之后。老人的推测有一定的道理,但与真正的情况还是稍微有一些差别。不过这都不是现在的他应当知道的事情,还是不说为好。

  “年轻人,”老人突然改变了称呼,让他们集中起了注意力。“接下来的我说的大概你们会不喜欢。然而,虽然很多人都喊过‘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口号,人们却依然在不知不觉间走向了命运的安排。‘天命不可违’并不是一句空话,无数人的因果交织起来成为了命运,在这条由因果组成的历史长河中一个人的力量是非常渺小的。虽然有着奇迹的发生,但你们看,人口基数如此庞大的世界上出现的奇迹却寥寥无几。另外,我想奉劝你们一句,虽然奇迹有可能发生,但已经发生了的事情却是没有办法被抹杀的。”语毕,他深深的看了一眼杨小千。

  杨小千整个人一愣,紧接着仿佛被浸入到寒冰中一般。长时间的不联系,他不了解这位老人的想法,但他最后这句话却是明确针对于他的警告。

  “那您的意思是,历史是不可能被改变的?”杨小千紧盯着老人的双眼,言语中流露出来的急迫令于谦将目光转向了他。

  老人叹了口气,开口。“孩子,确切的说,我并不知道历史能否被改变,但在我的阅历之中,还没有出现能够改变历史的人。不过,事情也并不都是绝对的,还有平行世界的说法呢。更何况,就算是历史的指标,也不是从来都没有一丝纰漏的。”*

 

4

  杨小千沉默,老人却说起了另一个话题。“孩子,听说你的灵魂印记是一把剑?”

  对,一把剑,一把凝聚了千万人信念的剑,名为镇远。

  老人看着杨小千的表情,点了点头。“对于灵魂图案来说,剑虽然少见,但也并不是没有。正好今天有时间,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吧。”

  老人的故事有些玄幻的色彩,据他说他的家族曾用了很长时间去研究灵魂伴侣,得出了一部分推论。这个故事是从他的祖上传下来的,故事中的两个主角,他们的图案就是对方手中的剑。

  自古以来,剑就有“百兵之君”的美称。随着历史的发展,剑渐渐地由实战转向了装饰,但它所蕴含的文化意义却更加丰富起来。不过在老人的故事中,剑却有了其他的意思。

  “……两位道长都是君子,而且是在人群中永不可能被忽视的天才。他们在年少游历的时候相识,相知。与对方惺惺相惜,结伴同行,肝胆相照,是一对令人羡慕的挚友与道侣。游历天下,行侠仗义。明月清风傲雪凌霜,在当时,谁不知道那两位的名姓。曾有人说,他们大概能称得上为绝世无双。”

“他们的灵魂印记位置与你一样,两人是剑客,他们手中的剑凝聚了他们的意志与理想,是他们自身最好的象征物。自然,他们的灵魂印记就是对方的剑。”老人目光微微放空,仿佛看到了那深藏于书籍背后的血泪斑斑。“但这世间,总是对那些美好的人物太残忍。君子嘛,一向是光明磊落的,怎可知道小人所想?一场突如其来的巨变,其中一人从巅峰跌入谷底,受到重创,为了不连累好友,为了保持好友的声誉,他们终究迎来了分离。”

  “但是,世道艰难,人心险恶,善人早死,恶人横行。上天所眷顾的人,却没得到好的下场。他们无论如何也未能料到,未来两人再也没有能将心中的话语告知对方的机会。分离之后,那位好友遭到恶人的陷害,两人再次见面的时候,竟落得个一瞎一哑的结果。但那位作恶多端的人仍未罢休,一对只羡鸳鸯不羡仙的道侣,最后的结局却是一人在不知情的局面下杀死了对方之后自杀……可悲可叹,却又无可奈何。有人说,大概他们一生的幸运,都用在与对方的相遇上了。”

  “孩子。你可能以前听说过灵魂图案是剑,是代表了不详,但真实情况并不是这个样子的。你的灵魂印记既然是剑,那么你要知道,剑象征了披荆斩棘,勇往直前的气势。剑是武器,是杀伐。这很有可能代表了未来有着无数的艰难险阻在等待着你们,但同时剑又是古时文人所佩,剑既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又是一种情结。它象征了坚韧与锋利,要除恶救世、镇邪驱凶。这是一种危险,却更是一种荣耀。”

  杨小千深吸了一口气,这位老爷爷虽然从未亲眼见过未来,但他的推断却大部分都与未来相符,但可惜的是,老爷爷年纪很大了,无法亲眼看到他所预言的未来。于谦沉默的听着,眼神闪动,在仔细思索着什么,但没有流露出明显的情绪。

  “孩子们,从你们的眼睛中,我可以看出你们的未来一定不同于寻常人生。刚才的那个故事,我曾经从其他野史中了解到一些后来所发生的。虽然听起来似乎不太真实,但他们两人的故事仍然在继续,他们受到了高人相助,千帆过尽,伤痛殆尽,终于在时间过了很久之后再次相见。虽然双方已不再是寻常情况下的人,但他们终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安宁与幸福。所以,我希望你们记住一件事情,虽然未来可能会不尽如人意,但是你们所遇到的灾难,永远都不会是结束,而是新的开始。我活了这么长的时间,经历过很多的事情,见过了那么多的人,自然能够看出,你们都是好孩子。未来虽然艰难,但仍旧拥有着无数的可能性,你们所遗憾的,所后悔的,在以后未尝没有弥补的机会。”老人轻轻地拍了拍他们两人的手。“未来不一定美好,但永远都不要放弃。”

  两人应下了老人的话,老人看了看窗外,太阳偏西,此刻已是下午。“虽然距离日落还早,但你们路途上还需要时间,我就不留你们了。回去的时候,路上小心。如果以后再有什么疑问,来这里找我就行。”两人向老人告别,踏上了回程的路。

 

5

老人站在窗前,静静地凝视着相伴离开的两个人慢慢远去。他们的身上仍然流露出少年的朝气蓬勃,仍然坚守着心中的信念前行,仍然是那般的……光芒万丈。他轻轻的叹了口气,剑已出鞘,杀伐之气渐浓,他们所要面对的,一定不会是和平安宁的未来。但愿上天,能够给与他们更多的幸运吧。

  下了公交车,杨小千看看天色,还不算很晚。他想了想,看向身边的于谦,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要去走走吗?”于谦问道。

  行啊。杨小千不可置否,两人慢慢地沿着他们平时熟悉的道路走着。

 

 

  走着走着,他们不约而同的拐向了旁边一条很少有人经过的道路。之后,他们放慢了脚步,似乎都在等待着对方的开口。

过了一会,杨小千忽然停住,于谦停下来看着他,他慢慢的开口。

“如果我跟你说,我是从距离现在足有十年左右的未来回来的,你相信吗?”

于谦看着杨小千漂亮的眼眸中隐藏的很好的不安,笑了。“我相信。”

“为什么?”杨小千不解,“你怎么不怀疑我在骗你?我以前也不是没有这么说过啊。”

“千子。”于谦的笑容带上了无奈。“我们都认识多久了,你是不是在骗人,我怎会不知道?”

“那么,你就这么容易的接受了这个设定?你不觉得奇怪吗?”

“真的没觉得呢。”于谦想了想,摸了摸下巴。“毕竟是千子你,我觉得会出现什么事情都不奇怪。”

“等等。你不会在刚见到我的时候就发现了吧!”杨小千仔细回忆着今天与记忆中的不同。之后猛然意识到,于谦今天的态度和他记忆中的略微有一些差别。

“嗨呀,千子看出来了。”于谦绽开了一个和杨小千恶作剧成功之后一模一样的笑容。“被发现了呢。”

杨小千难得摆出了一个无语的表情。他没有想到平时都是骗人的自己今天突然翻了船,他对自己的伪装还是很有信心的,所以百思不得其解。“那你究竟是怎么发现的?”

“见到你的时候一眼就认出来了,很简单,千子过去现在我都熟悉。那么,只有‘未来的’杨小千我没有见过,自然就明白了。”于谦一脸轻松,开口道。“既然千子是从未来回来的,那么你的灵魂伴侣找到了吗?”他专注的看着他。

“……找到了。”他楞了一下,神色复杂的回答道。初三的他,因为灵魂印记的逐渐清晰,一直有一种对未来有点不安的状态,这种心情自然逃不开于谦的眼睛。这次拜访,实际上也是出于这个原因。这样想着,他静静地看着好友的双眼,里面满满的,都是……爱。他想到当时自己发现那件事时候的心情……

“找到了就好。”于谦笑了起来,打断了他的思绪。“这会安心了吧。”

“是啊。”杨小千按下了心中的不安,也放松的笑了。“无论是当时见到他还是后来见到他的灵魂印记我都挺吃惊的呢。最初的时候他都不动脑子,只知道莽干,各种事情基本上都扔给我处理,真是……”杨小千摇了摇头,微微眯起了眼睛。“不过后来有人帮忙就轻松多啦。”

于谦仍然仔细的看着他,沉默了一下严肃的开口。“未来你过得不开心?有人惹你了?”杨小千一下子收起了笑容,过了一会,苦笑了一下。“嗨呀,说好的人艰不拆呢。”于谦没有移开目光,杨小千一下子没辙了。“放轻松,没关系的。我杨小千是谁啊,那些欺负我的怎么可能没事,我狠着呢。”他拍了拍于谦僵硬的肩膀,想让他放松下来。

  于谦沉默,但还是放松了力气。许久,他又看向杨小千,“对不起,千子。”他慢慢的开口。“我离开了,是吗?”

  杨小千猛然睁大了眼睛,眼眶略微发红,熟悉如他们,自然都明白于谦口中的离开是什么意思。他不自觉的咬住嘴唇,握紧拳头,艰难的开口。“不……不。该说对不起的……是我,都是我的错。”他的手握的更紧,指甲刺入肉中,他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杨小千在末世生活了十多年,手中权力掌握的越来越大,身份地位越来越高,自然不认为自己手上是干净的。他从来没有后悔过自己的改变,但于谦的死亡永远都是他心中无法愈合的伤口,因为那是——他的错误所导致的。

  于谦默默地看着不愿抬头的杨小千。许久,他叹了口气,上前一步,张开手臂紧紧抱住了他。杨小千僵硬了一会,深深地将头埋在他的肩膀处,他感受到那里的微微湿意。他就着拥抱的姿势轻轻地拍着,相处这么多年,他怎么可能看不出对方的想法。内心纷乱的感受并没有平静下来,但对比起自己不可捉摸的未来,他的感受却更加重要。

  “有些话,就算我不说,你难道不明白吗?”于谦轻轻开口,感受着杨小千渐渐平静下来。“千子,我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更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所以,别把其他人的错误怪到自己身上。”

  “……恩。”杨小千闷闷地回答,抽出手轻轻回抱住他。“你……你的灵魂伴侣的事情,你是不是早知道了?”

  于谦的灵魂图案与普通人一样,是在一出生的时候就有了,只不过,灵魂图案所代表的意义,一直都令知道此事的人们迷惑不解。因为直到现在的时间点,他们仍从未见过这个图案相关的人物出现,所以于谦的灵魂伴侣对当时的杨小千来说一直都是个谜。

  “咦,千子知道了啊。本来还想当个惊喜送给你的。”于谦笑了。“是啊,我很早以前就知道是谁了。你怎么知道的?”杨小千不肯抬头。“不可能是从图案推出来的,那时候我都不知道。”

  “当然不是从图案,你还记得吗,老爷爷也说了,灵魂伴侣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有的时候,会出现一些莫名的感应。大概是你的灵魂印记出现的晚,所以很少在意这方面,我大概在小学毕业的时候出现的这种感觉,最先开始是隐隐约约的,然后初一的时候就完全确定了。”

  那究竟是一种什么感觉呢?于谦也说不太清,在某一天,他突然就知道了。因为自那一天开始,每当靠近他的灵魂伴侣的时候,都能够感受到一种纯粹的温暖与快乐。就算是今天,事事都已变迁,那种感觉仍然环绕在他们四周,生生不息。杨小千大约是由阳光组成的吧,他想。

  “好早。”杨小千低声吐槽道。“当时我怎么就没发现你有心上人了呢?结果在我解开第二道锁链之后才发现,吓了我一跳。”他松开手,后退了一点,抬头仔细看着于谦。“所以为什么你的灵魂图案会是我的翅膀啊。”

  他完全没有想到,在他解开第二道锁链后,闲来练习自己的新能力的时候才发现。他的翅膀竟然就是于谦后背上的那副黑色翅膀,那副他在过去常常见到的图案。只可惜,斯人已逝,一切都太晚了。

  于谦摇摇头,“大概是天意吧。”他伸手揉了揉杨小千的头发。“你走了这么长的路,给我讲讲你在未来的经历呗。”

 

  两人一边闲聊,一边继续往回走。末日降临、远救会成立、镇远剑成、穹顶消失、一次又一次的大战……从最初的惊慌到镇定,从最初的寥寥几人到后来的一方势力,一路上的辛苦与荣耀,困难与欢乐。对于杨小千来说,于谦总是与众不同的,无论喜悦还是悲伤,他都是可以无话不谈的挚友。在他面前,杨小千就仅仅只是杨小千。另一个世界的于谦、刘远舟、白、张欣怡、许乐、温言、刘中千……这一路上遇到的人,有吐槽,有敬佩,有厌恶,有悲伤。但无论是什么,面对着于谦,他都可以说。

  于谦在他的身旁静静倾听着,那个辉宏却带着伤痛的未来,那个他或许……无法亲眼目睹的未来。他看着好友带着坚毅的神色,一方面为他所经历的痛苦所心痛,但更多的却是开心自己的好友终于保护了他所想要保护的事物。他有了自己想要的“小千世界”,也拥有了能够保护它不受外界侵袭的能力,期待已久的梦想实现,这怎不能令他一同快乐。

  幼嫩的小苗还没能来得及成长,甚至另一人只有一颗还未发芽的种子,被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破坏了一切。小苗被直接斩断,种子再也没有了成长的机会,深埋心中渐渐的成为了一枚化石,被挖出来后,上面铭记了过去的印记,感情却早已消散无踪。纵然能够得到一次见面的机会,化石也不能够在变回种子了。更不要说,在原来化石的位置上,已经有一棵大树屹立于此。

  未能真正形成的能否称之为初?他不知道,也不可能再知道了。

 

6

  阳光西斜,时间已是傍晚。两人解决完晚餐之后向家的方向走去。

  “以后你少喝点酒,多注意身体。”杨小千盯着于谦看了半天,开口道。

  “恩。那千子以后也别抽太多烟了。注意身体,别太累了。”虽然杨小千的故事由于时间关系不完全,但于谦仍旧抓住了重点。

  杨小千苦笑,他不是工作狂。只可惜权力大了义务自然也就重了,他的工作自然而然也就多了起来。但是面对于谦,他自然是答应下来。

  “你后来遇见的于谦,他的灵魂印记是什么啊?”于谦略带好奇的问。

  “他的啊。”杨小千笑了起来。“他的灵魂图案很简单的,当时见到的时候我都没想到。是一个毛笔行书的千字。”

  杨小千在于谦过来不久之后就发现了他的图案,于谦倒是过了一段时间后才知道这些事情。只不过当时两个人身处紧张的局势,双方之间又不怎么熟悉,戒心也很大。导致他们实际上过了很久之后才真正的接受了对方。他想,但是结果还是不错的。

  “果然挺简单的。”于谦想了想,继续开口。“千子。你还记得老爷爷说的吗?虽然历史很大程度上是不可改变的,但你的未来还是拥有着无限的可能的。而且,还有你原来曾经和我聊过的,有的地方有这样的说法,人在死亡之后仍然会在一个很美的地方见面,那里没有悲伤,没有痛苦。我的回答仍然与当初一样,如果我先离开,我会在那里一直等待着你。所以,千子,尽情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如果再见面,记得讲给我听啊。”

  杨小千重重的点头,他真的不知道这次的见面能否改变已经发生的历史,但无论如何,他要尝试一次。太阳渐渐下降,他知道分别的时间即将到来。他向前一步,紧紧地抱了一下于谦,于谦静静的看着他,又揉了揉他的头发。“杨小千”夕阳的微光中,他温柔的笑了,“再见。”

 

  他再次感受到了那种感觉。一种深入骨髓的寒冷渐渐地浸透了他的全身。他眼前的景色渐渐变得模糊不清起来,精神再往上漂浮,他正在从环绕他的温暖中脱离出去。他稍微反抗了一下,那股温暖就产生了一种浮力将他向上托去。与此同时,手腕传来被什么东西拽住的感觉,仿佛是一股绳子,那感觉愈发变得清晰起来,他不由自主的顺着那两股力量向上。那里有一束光照耀着他,光芒在渐渐变得清晰。

  与来的时候一样,随着灵魂上浮,他也开始被困意包围,这次他没有像来的时候一样反抗,因为他知道,这是回家的路。

End

 

一点后续:

  于谦静静的看着杨小千转身向家走去,灵魂深处的温暖没有半分消散。他再次想起了老爷爷的所说过的话,他从来不曾听说历史被改变过。并不是人们不曾后悔,不想改变历史,而是命运总会让原本发生过的事情继续发生,甚至比之前的更加糟糕。

  他想到了杨小千无意中跟他说过了他的时间线上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如果明天再见面的话,他想,就告诉他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吧。

 

End

 

小剧场(这是修罗场吗?):

于谦(原):这位同学,你听说过有一句古话叫做“衣不如新,人不如旧”吗?【危笑.jpg】

于谦(现)【十字路口x1】

杨小千【苦笑.jpg】

 

Q&A

如何使得本文更虐一点?

答:第二天于谦什么都不记得了,杨小千的印象中自己昨天还是发烧了一天。

 

如何使得本文更虐一点?

答:老人不是说杨小千的灵魂伴侣不止一人吗,那么如果稍微把他的印记出现时间略微后推一点会发生什么?

再答:灵魂伴侣会从2个上升到一堆。至于为何最后只剩下了于谦一个人?

……原于死亡、白不再是人、刘成为了电脑,就剩一个了√。

 

如何使得本文更虐一点?

答:都是杨小千的一场梦。大梦终焉,一片空。

 

后记:

本篇文章的最初的梗只有时间穿越和灵魂伴侣两个来着。不过后来又受到某些文章的二设的影响(一篇是hp,一篇是spn,还有小伙伴某天提到的贱虫同人的某个设定),就决定加上灵魂图案这个想法。也挺好玩的,最先开始定下的就是杨小千的镇远剑,然后谦总有个模模糊糊的想法,最后是谦儿的翅膀。但谦总的我考虑了很久觉得没什么合适的(比如说黑眼圈啦,比如说黑烟啦,比如说文件钢笔之类的),就决定坚持最初的想法,在背上写一个千字。简单便捷√

真正开始写文的那天是12月24号,不过大纲写的比较早。现在是2018年1月1日,一周的时间,我写了差不多1w5。本来原定计划是2w的,但发现我实在是写不了这么多,就想把后记加上达到2w也OK【不存在的,2w以后再说吧】。

实际上这个脑洞最最开始的时候是一个大长篇,开始的视角也是从谦总开始的,构思的是某个人向他解释灵魂伴侣的事情。但后来因为又想写时间穿越,再加上不愿意写原著那么长的时间线,觉得干脆写个类似于番外的东西好了。到了最后,长篇没了√,成为了一个短篇。这篇文章以后还是会继续修改吧,毕竟感觉在疯狂ooc的边缘徘徊。

  Emmmmmm,卡文还是卡得挺严重的,尤其是写到后面两人对话+感情戏的那里,太痛苦了。这大概是我写过的文章中出现的第一个抱抱……我,完全,不会写,感情戏。

  这段感情戏的成功出现真的要感谢某些人:枝枝和啾帮我处理了一下两个人的性格问题(本人总结能力不太好,需要求助。被人给过:可以坑掉!的建议……),然后小伙伴给我了一些建议(虽然她提议亲亲,被我改成了抱抱。),同时苇佬她们在群里的各种讨论也给了一些思路,爱你们大家,么么哒~

  最早的时候,理论的逻辑方面还没有想到文中的程度,基本上就是一边写一边卡,平均写一句卡两句。曾被人吐槽:你一天从早写到晚,是在赶稿吗。【并不,只是码字速度太慢,思路不通顺而已。】

  对了。本文最初是没有名字的,后来某天突然想到了,三个人嘛,就这个名字了。然后后来听歌,想,可以叫全新的旅程?(给谦儿点一首《我不愿让你一个人》)然后觉得生命似乎更重要,没有改名。

  在这期间所使用过的bgm:《飞鸟各投林》《倾国雪》《我不愿让你一个人》《如果我们不曾相遇》《择日疯》《借我》《不老梦》……以及各种各样虐心的欧美群像视频。

  接下来……我大概还有一个文评、两篇点文。哦,还有无数的脑洞,并且需要看一些书了……有种想去写论坛体的冲动(抑制住)。总之,还是会很忙的样子。

  最后,请叫我“发刀小能手”【x】


评论
热度 ( 4 )

© 漾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