漾莲

各位好~
磨练文笔中。
关注需谨慎,不定时给任何东西点赞,绝对不吃拆逆,有时吃all,欢迎同好。
话废。

【黑夜将至同人】对影成三人

阅读前的注意事项(如果你没看那就不是我的问题了。):

  1. 此文中涉及到及其大量的私设,如果有地方不符合你的想法,是非常正常的。
  2. 本文最基础的设定(梗)有三个:灵魂上的时间穿越、灵魂伴侣以及一般情况下灵魂伴侣相互之间会有代表对方的图案(注意:一般情况!)。
  3. 本文中灵魂伴侣的私设很多,比如虽然身为灵魂伴侣,但并不是所有拥有灵魂伴侣的人都在一起了;比如并不是所有人都拥有自己的灵魂伴侣(是的,可以理解为哨兵向导那种少数人才能拥有)。
  4. 杨会长不是一般人,所有关于他灵魂伴侣的疑问都会在文中得到解答,虽然可能会是在中后期。
  5. 本文还没有完结,大概写的连一半都没到。我码字速度很慢,可能完结会是明年(春节过后)的事情,我会尽量加快。另外,没有车。
  6. 本文在中后期会涉及到其他书的cp,到时候那段故事会被我单独放在全文中,而全文会单开一个并且不会有tag,在打了tag的文中不会出现。(此条甚为重要)
  7. 此文是IF路线,大概有修罗场的情节。cp为于/杨和于/杨。(懂的人都懂√)
  8. 其他的注意事项我想到会再加上的。
  9. 另外说一句,字数大约5000不到,题目我特意起的这个名字(恶趣味_(:з)∠)_)。

 

0

光,那是一道光。

被击中的时候,他并没有感觉到疼痛。他只是觉得这光芒很冷,是那种深入骨髓的寒冷。有什么力量将与他很亲密的事物分离了出去……他听到了呼唤,那件事物在拼命地挽留自己。哦,有点失策,他想,我应该告诉他一声的。

身体很沉重,他感觉自己的意识在向上漂浮。那道光过后,周围并未陷入黑暗,仍有微量的光芒在照耀着他,灵魂很轻松的脱离了肉体在上升。

这似乎是不对的……他模糊的意识这样警告他。但究竟是哪里不对呢?

脑子模模糊糊的,他不喜欢这种感觉。手腕处仿佛有一样东西拽住了他,他感觉到了安心。我知道那是谁,他笑了起来,是个二百五。

意识仍在上升,速度愈发的加快了。他努力的想看清眼前的东西,却未能感觉到双眼的存在,似乎连肉体也不复存在的样子。

仿佛被温暖的水流所包含,浑身暖洋洋的。有着无法阻止的困意袭来,但他不愿意就这么睡过去。如果被某人知道了,总感觉会被嘲笑啊。如此想着,他努力抵挡着想要睡觉的欲望去向上看去,虽然还是没有控制身体的感觉,但他还是隐隐约约的“看”到了什么。

——是一个与他擦身而过的人影。

 

1

如果有一天,会有一个奇迹出现,让你与一位你非常希望与之相伴却由于种种原因销声匿迹的朋友见上一面,你会想与他说些什么?赎罪吗?道歉?还是相望不语?喜悦?快乐?还是回首过去?这大概是没有一个定论的吧。每个人的经历与性格都有所不同,所选择的道路自然也会不一样,但我想,无论是谁,都会希望出现这样的一个奇迹。因为无论如何,人的生命中都有希望弥补的遗憾。

 

最先恢复的大约是听觉。他似乎听到了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不,不是他近几年听惯的那些叫法,而是更加遥远一点,遥远的仿佛是前生的和平年代传来的呼唤,他所熟悉的,被深埋心底的,再也无人呼唤的名字。

他睁开了双眼,抬起头,眼前陌生又熟悉的环境令他微微愣了一下。他正对着一扇没有拉窗帘的窗户,窗台上摆放着几盆长得郁郁葱葱的绿植,向窗外望去,远处正好是一个处于两栋楼之间的缝隙,从那里可以望见远方的公园。现在正好是上午阳光明媚的时段,公园中的人络绎不绝。

——这是他初三的时候所租住的房子。

桌子上摆放着的是他之前完成的作业,笔迹非常的随性,显露出主人漫不经心的态度。他看着那些已经变得陌生的题目,不禁感叹那时候的自己虽然聪明,但确实不是一个热爱学习的人。自己只有真正需要的时候才会认真学习一下,其他的时候,就纯粹看自己的心情如何了。

幸好自己聪明。他想到,随即微微一愣,苦笑了一下。……是啊,幸好自己聪明。

突然间,放在桌子一角的电话响了起来。他起身看去,那是一串烂熟于心的号码。他拿起听筒,大脑中一片空白,使用的语气却熟练地与这时候的他几乎完全一样。

“喂,于谦啊,怎么了?”

大脑已经不再是一片空白的状态了,各种思绪乱成了一团。

“……千子,咱们之前打算今天下午要去拜访那位老爷爷的,你不会是忘了吧?”

在真正知道那个能力以及使用方案之后,他曾在艰难挤出的休息时间内想过当再次面对对方的时候自己是什么感觉。但真正听到对方声音的时候,他反倒是平静了下来,感觉自己愈发的轻松。

“怎么会呢?我记性这么好当然没忘。你过来找我还是老地方见面?”面对对方的提问,他熟练的想要像往常一样蒙混过去。虽然很久没使用了,他想,但应该是没问题的。

“所以你还是忘记了。”电话中传来的声音带着一些无奈。“你对自己的事情也要上点心啊,你不会连自己准备问什么都忘记了吧?”

怎么会忘记呢……初中正是他灵魂印记逐渐清晰的时候,与常人出现时间相差巨大的时间以及那个模糊的印记令当时的他百思不得其解。好不容易得到了一个可以解答他疑问的机会,他自然记得很清楚,清楚到……直到现在他还记得。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大部分疑问都得到了解答,但能够听一听别人对此的解释,对于他来说,仍然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灵魂伴侣这么重要的事情,我觉得我的记性还没有差到那种地步……到时候怎么见面?”杨小千看着窗外的景色,心中却带上了疑惑。

“我现在出发去找你,然后咱们一起过去,你过一会下楼就行。”对方似乎放过了他忘记时间的事情,简单做了约定以后,便挂掉了电话。

 

他将听筒在电话上放好,心中的疑惑却愈发加重。在他的记忆之中,当时在上初三的他确实得到了一次解决疑问的机会,但是出发的前一天晚上,他却突然发起了烧,整个人晕晕沉沉的过了两三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睡眠中度过的。人都不清醒,自然也别说解决问题了。受他的病情影响,于谦一直在帮忙照顾他,自然也没有去。后来老人似乎一直都没有时间,再加上他们上高中后事情变多,他又开始觉得灵魂伴侣的事情并不是那么重要,之后老人去世,那次未成功的拜访就不了了之了。

但现在……不知道这次拜访会产生什么影响,不过能够从这次不同的拜访来看那道光线的影响。毕竟真正受到光线伤害的人几乎没有,大多数人都觉得只是一场梦境,对现实是没有影响的;小部分人也仅仅觉得这属于精神攻击。自己也是验证过受到攻击后对身体绝对没有伤害后才敢尝试的。这次与过去不同的事情的出现,正好能够实验他的一些想法。

他走到床边准备换上出门所要穿的衣服。脱下衣服,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由于初中时候经常锻炼,身体还没有后来由于长时间工作所导致的瘦弱,头发没有夹杂着根根白发,仍然乌黑。后背处的灵魂印记仍然是那时候仅仅显现出一个模糊轮廓的状态,没有名字,没有花纹,仿佛只要穿上原来的衣服,他就还是那个无忧无虑的杨小千。

就好像——一切都还没有发生,一切都还有机会改变。

他换好衣服,仔细端详着镜子,就算面貌一样,仍旧是不同的。是啊。他想,例子不是很早就存在了吗。镜子中的人虽然仍然是一副年轻的相貌,但他的双眼却流露出一种上位者的威严、深深的疲惫以及流离的陌生感。

不知道能不能瞒得住呢。他看着镜子叹了一口气,毕竟是一起从小长大的朋友,这么大的差别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如果被于谦认出来,他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真的不愿意思考这个问题,大概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他看看钟表,感觉时间差不多了,检查了一遍出去要带的东西,决定到楼下去等待。

  

2

  他推开单元门,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祥和的场景,那是自灾难后很少在会出现在他身边的场景了。走在路上的人们没有后来的悲伤与惊恐,谈论的话题也不是异能与战斗,而是身边平时的小事,但就是这种琐碎的小事情更能够体现出人们对现在生活的喜爱。杨小千看着这对现在来说稀疏平常的生活,对比自己的记忆,更觉得实在是来之不易。

  和平是如此的脆弱,脆弱到仅仅是轻轻一碰就如同气泡般碎裂开来。世界局势变化如此之快,权力、利益以及政治的冲突,上位者永远不可能把和平放在首位。大国之间能够掌控局势的,永远都只有利益。

  杨小千静静地看着在楼房前欢快玩耍的小孩子,继续发散着自己的思维。不知道于谦会怎么看待他这个从未来前来的好友,虽然本质并未改变,但他仍然与原来的杨小千截然不同了。未来战争的压迫令他不得不以自己所能达到的最高的速度来成长,将所有的精力都用于这个方向。就算外表上仍然是一个青年人,甚至实际上刚刚成年不久,但他的灵魂,真的有一些不堪重负,无比疲倦了。

  在这个寒冷的世界上,虽然他幸运的拥有灵魂伴侣,但就算是灵魂伴侣,也并不都是可以分享所有的秘密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骄傲,更不要说他们两个,相处如此之久,都很了解对方的难处,平时是不怎么干涉对方的生活习惯的。

  更何况,在不健康的习惯上,两个人都是半斤八两……

  

  “千子!”路口传来的呼唤打断了他的思绪。他抬起头来,一瞬间愣住了。于谦沿着小路向他走过来,看见他望过来了,便抬手向他打了一个招呼。

  没有矛盾,没有车祸,没有不得不经历的别离。既然悲剧开始的时间点未曾到来,那么,他是不是可以做些什么,是不是就能够避免呢?想到这里,他下了决心,既然这次机会来之不易,那么就算回去以后会被他们说教,自己也要尽最大努力,告知挚友避免未来的那个悲剧性的结局。他一边继续着自己的思绪,一边向那边静静等待他的于谦走过去。

  “看你在那边一脸沉思状态,在想什么呢?”于谦并没有对忘记了这次出行发表意见,大概也是习惯了他不上心的态度。但杨小千今天的表现与平时略显不同,他还是产生了些许疑惑。

  “恩……一些还需要仔细思考的事情,等我想通了就告诉你。”杨小千笑了。“你这么了解我,就先让我保留一些神秘感吧,对你来说,可能是个惊喜也睡不定。至于现在,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怎么去那位老爷爷家,我可不认识路啊。”

  于谦也笑了,正如杨小千所说,他俩一同长大,相互之间简直不能再熟悉。想要有神秘感可是不容易,不过以往都是杨小千给他惊喜或者惊吓。相处久了,他也想要给杨小千一个意外,所以这次他也准备了一个惊喜,就是不知道到时候告诉杨小千后会是惊喜还是惊吓了。

  “要不是你自从第一次去了以后就怎么都不愿意再去了,你可以很早就知道灵魂伴侣的特殊情况的。那位老爷爷懂的很多东西在平常的书籍上都没有记载,去拜访能知道很多东西。”于谦带领着杨小千走到公交站牌下等待着公交车的到来。

  杨小千跟随于谦此次去拜访的老爷爷姓陈,据说是从高位上退休后到这里养老的。他以前因为在比较高的位置,所以知道了很多平常人不是很清楚的事情。这位老爷爷的脾气很好,和小孩子很合得来。虽然很多事情不好说出口,但他的人生经验却能够让和他聊天的人们少走一些弯路,所以很多大人喜欢将他们的孩子送到老爷爷那里,一是自己工作忙,让老爷爷看着会放心很多,一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在老爷爷那里学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至于于杨两人与老爷爷的相识也没有什么稀奇的。当时他们都是住在那附近的房子里,老爷爷刚搬来不久的时候,他们还在上小学,基本上没有什么课程。杨小千又是一个喜欢到处玩的性子而且也不怕生,所以他们在小区见经常会遇见。一来二去聊得多了,相互之间就自然而然的认识了。不过后来他们搬了家,离老爷爷的家远了一些,再加上杨小千当时的兴趣点转移,他就不怎么喜欢去拜访老爷爷了,仅仅只在父母一起的时候去过一次。不过于谦倒是一直坚持着每过上个两三周就去拜访一次,聊一聊平时的生活什么的,久而久之,这个习惯一直坚持着。直到他们上了高中,去了远江市,距离更远了,再加上课程比较紧,于谦才只能在寒暑假回来的时候去拜访,这个习惯一直持续到高三开学后老人因病去世才终止。

  末世开始之后,杨小千也私下里去找过老爷爷的亲人,却发现他的亲人在很早前就已经搬去了国外,只有老爷爷自己一人仍然坚持着留在国内。而由于杨小千很少去拜访老爷爷,老爷爷本人也已经去世,很多细节记不太清,他最终连老爷爷被葬在哪里都不知道。最终,他也放弃了去查老爷爷确切的生平,既然没有听于谦提过,那自然是老爷爷本人也不愿意提他年轻时候的事情。既然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那就都让它过去吧。

  “虽然我不愿意去,但不是有你嘛。”杨小千靠着公交站牌,等着公交的到来。“那位老爷爷经常给我们讲他的很多人生经历,告诫我们要谨慎小心。但当时我的兴趣不在那里,所以去了一次之后就不怎么在想去了。但没关系啊,你去了,听到有用的东西自然会告诉我的,不是吗?”

  当然。于谦听着杨小千说话,并没有回答,这对于两人来说已经是心照不宣的东西了。看着时间差不多的时候,公交车来了,两人找到地方坐好以后,继续他们的闲聊。


-TBC-

评论 ( 8 )
热度 ( 15 )

© 漾莲 | Powered by LOFTER